是个什么都不会还长得丑的小废物(。)
@鹤璃 向全世界安利她❤

@莫家有子名莫離 我家大蠢蛋,想告诉全世界她很蠢(?)

hp深度中毒者

门牌号:1626639399

蔓莓子瑜

© 蔓莓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这就被抓住了【改造人设定】

 TIT:改造人
---这就被抓住了---

CP:格瑞x金

NOT:改造人设定,甜文。
一个打怪升级的故事。




银色头发的少年坐在床上,靠着后面墙皮脱落、看上去破烂不堪的墙壁,一股刺鼻的霉味有些熏他的眼睛。


另一个看上去年龄比他小的男孩正卧躺在格瑞的腿上,嘴巴微微张开,看样子睡的很香,男孩不知道睡了有多久,格瑞的大腿被他枕的发麻,但他没有推开,反而右手还在轻轻拍着男孩的腰部。


男孩叫金,听上去就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名字,让人眼前一亮,想象出有一大堆宝石如山的堆砌在你面前。


金的确闪亮,也如此善良,即使他的命运并不令人感到很美好。


从他们住的地方就能瞧出来,破烂的墙壁在寒冷的冬天起不到一丁点保暖的作用,在夏天到还算凉快,整个房间小的可怜,不足一块巴掌那样大,房间里连一扇窗户都找不到,头顶安着最廉价的圆盘形状的小灯,墙角有个监控器,其余的内饰就只剩下一张单人床。


他们原来是不住在这里的,当然,他们原来的住的地方也没比这里好上多少,顶多说能够遮风挡雨,有个小小的厨房可以自己做饭,即使他们并没有食材和食物来填饱肚子,有的时候运气差一些,可能接连好几天摸不到水的影子。


特困星球一直是这个样子,一堆瘦骨嶙峋的大人和孩子在街道上互相撕咬,就像一群野兽,而撕咬的目的仅仅是为了一块过期的面包。


现在虽然他们过得也不好,但起码不用为填饱肚子发愁。这是金对他说的原话,在他发愁和纠结不已的时候,金总是能很敏锐的发现他情绪上的小小波动,并立刻找话安慰他,这使格瑞很欣慰。


说到他们此般境地,就要说说他们的身份,最令人痛恨的---改造人。


当然这绝非他们自愿,只是万般无奈,人类需要这样的“超人”为他们服务,做他们所不想做或不能做的事情,例如追杀些星际嫌疑犯,又或者清理掉一些必须清理的人,这让他们的身上总带着戾气,人类把他们当做死神的化身,一旦看见,就离见神不远了。


面临改造的,自然不是什么王权贵族,也不是达官显贵,是他们这些特困星球上的普通平民,只有这样的人才会被改造,动用他们的基因,把他们变成拥有强大力量的怪物,让他们为这些人类卖命。


格瑞所不会忘记的那一天,金为在垃圾桶里找到了一本童话书而手舞足蹈,他站在一旁思考着今晚和明晚的食物分配,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女人们的尖叫与哭嚎,这种叫喊声在平常也是总能听见的,但绝对不会这样多,这样凄厉,这样令人毛骨悚然。


 他们毕竟还是孩子,不是杀人魔,面对这样的叫喊声求饶声呼救声和咒骂声,手心出了不少汗,格瑞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他们已经习以为常。


金没有平静下来,在以往就是金的姐姐秋和格瑞出去找吃的然后分给金,金自己并没有动手去真真正正的杀掉一个人,他自然害怕。


金手里的、刚才宝贝的不得了的童话书就这样掉落在脚底下,发出“啪---”的一声,然后整个人缩成一个球扑倒格瑞的怀里,格瑞没有推开他,因为他自己也是紧张的。


房屋的大门被粗暴的炸开,进来的人毫不客气的用枪对准他们的脑袋,格瑞看向门外,他能清楚的看到在大街上有着好几具尸体,死不瞑目。看到这些人的样子,格瑞终于明白,这些人是来抓他们走的,就像几年之前他们强行带走秋一样。


“是杀是留?”


格瑞听见其中一个这样问他们的头目,格瑞能听见,金当然也听到了,格瑞感到胸前有一片湿润,想来是金忍不住哭了?除了这一刻,格瑞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金在他面前,就这样抓着他的衣服在他面前哭了,格瑞脑袋里面一片浑浊,这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


“留。”


格瑞松了口气。


幸好,幸好。


无论这些人要把他们带去哪里,只要活着,只要他们俩个都还活着、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他明显的感觉到金也放松了些,格瑞伸出手拍了拍金的后背,然后俯身在金的耳边说:“别怕,有我在。”,金拼命的在他的怀里点头,格瑞略微放宽了心。


随后这些人就将他们带到了一个不太大的飞船上,飞船上有许多跟他们一样大的孩子,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只抓这个年龄段的而不去抓那些身强体壮的大人,格瑞和金被一种可弯曲的金属绳子绑住,这种绳子勒的金直小声向他喊疼。


他们到底要干什么?莫不成拿他们做人体实验?这种材质的绳子除了这些人用钥匙打开,否则单单凭借他们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挣脱,打开这东西的钥匙也被这些狡猾的人藏的严严实实,面也看不到,更不用说去偷。


这种无力感让格瑞一阵心慌,他最厌恶这种感觉,在他父母为了饥饿跟别人撕打最后死在街上,只剩下他一个人时他感到无力,在他不能让金吃饱饭,小小的金拽着他衣角不做声的时候他感到无力,在他和金眼睁睁看着金的姐姐秋被这些人抓走,金指着那些人嚎哭的时候他感到无力。


现在他不能保证金的平安,他又感到无力。


金已经停止了哭泣,只剩下泪痕在他眼上印着,他和格瑞的地方正正好好靠在窗边,这是金第一次在宇宙里穿梭,他从未见过除了自己原来所在的那个贫穷星球外任何的其他星球。


他透过窗户,透过那厚厚的玻璃,两只眼睛瞪得很圆直直的看着窗外,他看不太清,但就是觉得很美,金叫唤格瑞也来看:“格瑞---快看,外面多好看,我们还是第一次在宇宙里哎,就像一次星际旅行!”,格瑞点点头,金总是能把十分糟糕的事情描述的很美好,这让他的心情也好了些,格瑞顺着金望着的方向望去,星光打在金的头发上,就像一颗正在发光的星星。


格瑞的手被绑在身后,他不得不保持和金背靠背的姿势,然后一把握住金的手,金调皮的用手指挠格瑞的手心,自己在那“咯咯咯”的笑。


这种清脆而清亮的笑声如同羽毛扫过他的心尖。


与他们一同从这个星球被抓上来的还有一个戴着厚重眼镜的男生和看上去很冷漠的女孩子,他们从头至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个男孩子一直在发抖,抖的厉害,金有点看不下去,凑到他面前想用手拍拍他,发现自己的手被绑住之后用自己的小脑袋轻轻的撞了他一下,男孩愣住,惊愕的抬起头看见金。


“没事的,不用怕,我们大家在一起总会有办法的。”金说着,露出了一个笑容宽慰这个男孩,男孩回了金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是……是吗,可是他们抓我们是要做些什么呢?”


“嗯……”,金咬了咬嘴唇,“不用担心那么多,我能张这么大都没死,说明我命很大,所以一定能活下来的,你说是吧,格瑞---”


格瑞听了点了点头,金眨了眨眼睛:“还没说名字呢,我叫金,你叫什么?”,“紫堂幻”,“紫堂幻,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啦!”金兴奋的说,如果这个时候他的手没有被绑住,他一定会扑过去搂紧这位看上去很弱气的新朋友,并且会邀请他到自己的家里坐坐,虽然他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款待。


格瑞想把金拽回来,告诉他不要随便轻信他人,但他看见金和紫堂幻聊的看心,便按捺下来。


之后的事情证明金说的的确是对的,他们命大的不得了,那些人把他们分别关进屋子里,往他们的身上插上各种仪器,着实让他担心金,不过他发现这东西并没有伤害,只是看着比较吓人,那些人在零一个房间里不知道做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格瑞猛的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好似万蚂噬心,五脏六腑都在受煎熬,他实在挺不住,晕了过去,晕倒之前他还在想,金是不是也这么疼,他不会就这么死掉吧。


没有时间让他想更多的了,格瑞进入了昏迷状态。


“格瑞---”


“格瑞------”


“格瑞---格瑞!快醒了!”


格瑞醒而未睁眼,便听见金爬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叫他的声音,他一颗悬起来的心终于落地,“很吵,快住嘴。”闻声,金闭上嘴巴眨眨眼,格瑞起身,发现自己刚才是躺在床上的。


他立刻环顾四周,其他的孩子看来也被分配到其他房间里了吧,墙角的监控器左右转悠,发出悠悠的红光,就像狙击枪的瞄准器。

这里还安有监控?那些人究竟……究竟要做什么?


“啊……疼疼疼……”


金顶着格瑞的注视,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闭着眼睛,嘴里只喊痛,格瑞看金的样子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立刻下地抱起金,并把他放在床上。“哪疼?怎么了?”,“哪都疼……”略带委屈的颤音使格瑞无言,后背靠着墙让金枕着自己的大腿,伸手把被子拽过来盖在金的身上,捂住金的眼睛。


“快睡觉,睡着就不疼了。”金冲着格瑞吐了一下舌头,“可是我睡不着吗。”格瑞一下一下的拍着金的腰部,不再搭理金,金过了一会儿就不再感到那么疼了,刚才身体就好像要裂开一样,比上刀山下火海都疼,现在缓过劲儿来,还真的有点困。


随着格瑞一下一下的拍他,金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上下眼皮慢慢的、慢慢的合上,睡着了。在之前的星球上每次金他因为害怕、疼痛或者因为想姐姐秋而睡不着,格瑞都是这么哄他的,百试百灵。


金睡着了,格瑞倒不敢睡了,他怕金就这样闭着眼睛永远睡下去再也醒不来,就像小时候他给金讲的小美人鱼的故事一样,投进泡沫的怀抱里,便再也找不到她的身影了。


格瑞就这么靠在墙边,看着进入深度睡眠状态的金,有时候他还真的挺羡慕金这种就算天塌下来也是没心没肺的好性格,在过得不轻松的日子里找到自在,不失为一种本事。


金睡了大概有几个小时左右,他们房间的门被一个头目打开,那个人身穿黑色的衣服,眼神轻蔑的看着他,不耐烦的摆摆手,就像在招呼一只小狗,格瑞把金摇醒,并捂住他的嘴,金起身后看到门口的人了然。


“快走!就差你们了!”格瑞穿上鞋,金从床上蹦了下来踢踏着鞋跟着守卫走出去,出门后是一条长廊,整个长廊里全是像他们这样的房间,格瑞回头看了一眼他们的门牌号,161,格瑞在心里记了下来。


走过长廊,是一个很大的方厅,四角都是监控,看上去比房间里的那个还要高级些,大厅的中间站着一个守卫,身穿黑色制服,跟刚才那个人的一模一样。


这个守卫旁边围着的都是刚才飞船上从他们星球上抓来的孩子,包括那个叫紫堂幻的男孩和那个黑色长发的女孩子,紫堂幻低着头,金也看到了他,惊喜的要扑过去,被格瑞拦住了。


“格瑞你干嘛,好歹让我去打声招呼嘛。”金像个赌气的小包子一样,鼓起脸,看的格瑞很想伸手去戳一下,“别说话,仔细听。”


“新来的小屁孩们,我是每天给你们发任务的人,你们只要按照任务上的说明去做就行了,不同的任务有不同的奖励,包括你们的食物以及所有的用品,只有乖乖完成任务才能拥有 这些东西---知道吗?”


“如果没完成任务就上交回给我,你们唯一的权利就是挑选随意级别的任务。”


“哦对了,这个地方是用不了原力的。所以你们就别想着逃跑了,所有逃跑的全部---格杀勿论,哈哈哈劝你们还是老实点。”


讲完这些,这个守卫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惬意的喝着咖啡 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一沓卷轴,大厅里的孩子们面面相觑,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


“格瑞,他说的原力是什么意思啊?”金拽着格瑞的衣角,一副正在思考的模样,格瑞摇了摇头“他说这里用不了,出去应该就知道了。”


就在格瑞说这句话的时候,那个在飞船上看到的黑头发女生径直走出人群,然后到守卫面前,守卫抬头撇了她一眼,随手将一个卷轴扔在她的脚下,她愣了一下,然后弯下腰去捡。


金见到,也想去领一个任务,但是他对守卫的态度十分不满意,“我们先去抢一个好任务吧!”,格瑞听了觉得有理,拽着金蹭着人走到守卫的面前,守卫同样往他们这随手扔了一个卷轴,而且恰好扔在了金的鼻子上。


金鼻子一酸,揉了揉,格瑞立刻捡起卷轴带着金去一旁的墙角看任务,金想把格瑞的手拿下去,格瑞知道金小孩天性,但这不代表他们就能惹怒这些人,格瑞揉了揉金的鼻子,金撇撇嘴。


格瑞先打开卷轴,里面是这样写的:


[B级任务,击杀“埃斯库”,特点:xxxxxxxxxxx

,目标地点:雅思克星球xxxxxx,奖励:馒头x1,矿泉水x1]


格瑞深吸一口气,原来是让他们去杀人?看来那个所谓的原力,也是用来辅助杀人的了?怪不得要挑选他们这些特困星球的人。一旁的金按耐不住的往格瑞这个地方看,格瑞犹豫的一下,随即把卷轴递给他让金自己看。


金看了之后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笑着对格瑞说我们出发吧,格瑞看到他拿卷轴的手有些微微颤抖,不过格瑞没有戳破他,大家看起来也都挑选完任务了,自己拿着卷轴在那低头看,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白色制服的人打开了大门。


 大家从门走出去,就在踏着门的那一刻,格瑞感受到了一股力量在涌动,带着寒气在身体里面游走,他试着掌控了一下,竟然出现了一把绿色的巨刀,并且大小以及威力都是他可以控制的。


其他人看见格瑞的武器,也纷纷试着掌握这种力量,这其中也包括金,金感到有一股温暖的热气在体内游走,这让他感到很暖和,他尝试着像格瑞那样,握住拳头,但是他并操作不了,无论他怎样尝试,如何尝试,都没有一样武器从他的手心里蹦出来。


“怎么办怎么办,我也想要你的大刀,看起来好炫酷啊。”金绕着格瑞的刀蹦蹦哒哒,手在刀上面捏了两下,周围羡慕的眼神投了过来,格瑞收回刀,砍向他身后的石头,石头随即劈成两半,金张大嘴巴,瞪着眼睛。


“这个好厉害!不如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吧!”格瑞挥了两下他的刀,的确很随心应手,也很锋利,如果他能熟练掌握,起码能填饱他和金两个人的肚子。“叫什么?”格瑞把刀收起来,金的眼睛轱辘轱辘的转悠,托腮来回反复在他那一小块地方走着。


“就叫---烈斩吧!它这么厉害!”


格瑞没说好还是不好,拽着金便上了眼前的飞船,这回他们不再是坐在地上,被五花大绑,但待遇也好不到哪里去,金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格瑞把安全带给他系好,飞船“嗖---”一声蹿了出去,这让一直没有吃饭的格瑞和金感到有些不适,尤其是金。


格瑞让金靠在他身上,说是这样躺着会舒服一点,金没有拒绝他的好意,靠在格瑞的身上看窗外的风景,时不时自言自语两句,诸如“真好看”,“哇塞,好美丽啊”一类。


例外的,今天格瑞没有嫌弃他吵,甚至还会点点头表示赞同,这令金有些习惯不来,腹中的饥饿感越来越强烈,就像之前他们在小房间里的那样,金一歪头,靠在格瑞身上睡着了。


金总是能睡得很香,直到飞船落地时重重的颠簸了一下,金才醒了过来,这个叫“雅思克”的星球看上去也是个特困星球,而他们要击杀的目标就躲在这个地方的一个仓库里。


飞船的人除了船长都陆续下来,各自分头行动寻找目标,金睡着的时候他打听了一下,这回的任务只下发了 B、C、D三个等级,且B等级的只有一份---就在他的手里。


他们沿着指示,到了那个破旧的仓库---和他们星球上他家旁边的一个仓库真的很像,金一直克制着自己才让自己不发出类似的感慨,格瑞带着金从窗户里钻进去。


格瑞站在下面,把金托起来,金踩着格瑞的肩膀费力的扒开窗户,然后跳了进去,声音之大让格瑞不禁加快速度,他动用了原力,这使他身体变得更加轻盈,好像一片树叶,他没费什么力气就从窗户里进来了,就算没有原力他也能做到,他已经做过太多次了。


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间,一把匕首从暗处撇了过来,力气很大可惜精准度不够,刚好撇进了距他十厘米的墙壁处,金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格瑞立刻站在金的前面,把他的---烈斩,取了出来,金的眼睛发出光亮,亮闪闪的,几乎是目不转睛的瞧格瑞的烈斩。


对面的人还在往他们这扔匕首,银色的光一闪而过,格瑞用烈斩将这些匕首全部抵挡掉,因为还没有熟练使用的原因,其中一只锋利的匕首恰好在金的脸上划过,留下一道血痕。


金没有感觉到,他的紧张感已经远大于这种小伤口的痛感。


格瑞拽着金的手向仓库内部走,仓库并不能称得上是有多大,最重要的是里面干干净净,什么储存物都没有,只有几个木头架子能勉勉强强算的上是遮挡物。


两个人弯着身子,偷偷摸摸的走到里面,隔着黑幕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人的轮廓。


“那个人就是我们的目标吗?”金在格瑞耳旁悄悄说道,格瑞还没来得及说话,对面的人就拿着和刚才袭击他们的一模一样的匕首冲了过来,右脚向上抬起扫踢格瑞,格瑞向后弯腰躲过,金躲闪不及被踢了一脚摔在墙上,咳嗽两声。


格瑞向金那冲过去拉起他,埃斯库趁机刺下来,靠近才看清他的长相,面目狰狞,显然要置他于死地。


格瑞用烈斩抵挡住并用力斩开,埃斯库显然抵挡不过原力的力量,不仅匕首被烈斩击飞,整个人也向后退了好几步,低头冲地上咳了一口血痰。


趁此机会,格瑞学刚才埃斯库的动作也向他冲了过去,高举烈斩,集中原力再用力斩下,埃斯库从未见过这力量,眼睛睁得老大。


躲闪不及被烈斩砍中,右臂被连根斩下,发出一声极其凄厉的叫声,整个人滚在地上嚎叫,嘴里不停的咒骂着。


不能再拖下去了,格瑞找准时机,带着烈斩一跃而起再劈下第二刀,这回埃斯库可没那么好运,他的脑袋立刻开了一条大缝隙,从缝隙中流出不少昏暗的红血,尖叫声卡在喉咙里,就像电影中的慢动作一样,挣扎的越来越慢,最后一动不动。


他的身体倒在自己留下来的血泊中,激起的血花溅在金的右脸上,好巧不巧蹦在刚才金被匕首划破的地方,金被他的这种死状惊的呆坐在地上,一言不发,右手紧紧握成一个拳头,格瑞收起烈斩,快速转身伸手捂住金的眼睛。


金愣了一下,继而推开他的手,然后伸手擦去脸上的血迹抹在裤子两旁,格瑞扶他起身,金起身的时候踉跄了两步,差点又卡在地上。


“我们的任务是不是完成了?”格瑞安抚的拍拍金的肩膀,“是,回飞船吧。”,金使劲点了点头,“我要快点吃饭,一定要吃点东西才行,我要饿死了。”


两人回到了载他们来的飞船,他们似乎是最后一个完成任务的,刚系好安全带飞船就起飞,金撞在了前面的椅背上,饿了这么久又经过了激烈的打斗,他感觉整个胃部都在隐隐作痛,饿的有些不大饿了,这么一撞,更是两眼冒金星。


“睡一觉醒来就到了。”


“啊,好……可是我怕做噩梦……”


“……那就先别睡,一会儿吃完饭再睡。”


“嗯嗯。”


格瑞不再打扰金,金有点像进入了冥想状态,小脑袋点啊点啊点,没过多大一会儿就睡着了,格瑞见此,故意往金那靠了一下,让金能睡得舒服点。


大概还是因为饿的缘故,金自己就醒了,捂着肚子可怜巴巴的看格瑞,一下飞船,两个人带着任务卷轴迫不及待的奔回了大厅,刚进大厅口,两个守卫便把他们两个拦住。


其中一个守卫用武器指着他们的脑袋,另一人拿着一个类似于金属板的东西在他们身上扫来扫去,还摸摸他们的裤兜,确认什么都没带回来后才放他们进去。


金已经没有力气追究这种事情了,他们找到兑换奖励的地方,那个人撇给了他们一小袋白粉、一小碗水还有一瓶矿泉水,金举起白粉看了变天也没看出什么门道,交给格瑞,格瑞让金拿着碗,他用力撕开包装纸,把白粉全部倒进碗中的水里,白粉遇到水后迅速膨胀,像变魔术一样变成了一个大馒头。


“这个真神奇啊,我们一人一半好啦。”金这样说着,把馒头掰成大小并不相等的两半,把大的那一半给了格瑞,格瑞没有拒绝。


两个人几乎可以说是狼吞虎咽的啃掉了整个馒头,连一个馒头渣都没剩下,又瓜分掉了一瓶矿泉水,虽然半块馒头并吃不饱,但好歹也算是能吃上东西。


金吃完他的那块馒头,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拉着格瑞:“我们要不要去领取明天的任务啊,选一个奖励最最最丰富的,最起码要……要两块馒头才行!”


格瑞还没来得及说好还是不好,金就已经拽着他到了之前给他们派发任务的人那里,成山的卷轴堆砌着,格瑞随手拿了一个最上面的,没想到守卫握住了他的手臂,格瑞见此把卷轴有放下。


守卫瞅了他面前的这堆卷轴一眼,从中抽出一个扔给格瑞,格瑞希望拿一个级别大一点的,让两个人都能吃饱饭,最好金在房间里面乖乖待着不要跟他去才是再好不过。


他还没来得及打开查看,金直接抢了过去,整张小脸都凑在卷轴上移不开视线。


[A级任务,击杀逃离者“安特”、“维德”,外貌特点:安特身高141cm,有触须,体重86斤,原力技能可让身体变得巨大。维德:绿发,身高172CM,体重126斤,原力技能移动军火库。 坐标:xxxxxx,任务奖励:馒头x1,牛奶x1,火腿肠x1]



“格瑞,我们抽到A级任务了!”


---------
假期啦,又到啃书码字的时候了。


如开头所说,这是一个打打怪升升级吃吃饭的故事。


写到后面,天空闪过一道诡异的光,我一边码字一边手残的按下了剪切!后果就是整个后面的字全部都没有了(按粘粘也并没有东西跑出来),于是我流着泪重写了一遍,心里苦。


喜欢的话请务必给个小小小红心,当然如果有评论的话就更好了quq


爱你们!!!mua。




评论(11)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