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什么都不会还长得丑的小废物(。)
@鹤璃 向全世界安利她❤

@莫家有子名莫離 我家大蠢蛋,想告诉全世界她很蠢(?)

hp深度中毒者

门牌号:1626639399

蔓莓子瑜

© 蔓莓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同人/雷卡】午夜时梦小鬼

雷卡甜文。

卡卡是小鬼的设定,一个月以前写的上半部分,今天突然想起便把后面也写完了。

一发完结,短篇。

______

一阵扰人的铃声在耳边响起,雷狮扭动身体,想伸手去把自己定的闹铃关掉,眼睛半睁,视线模糊,眼前呈现的东西分明是自己床前的床头柜,但无论怎么聚精会神、集中注意力都是看不太清的,只有一个柜子轮廓。


他尝试着起身,又降低目标尝试着去动动手指头,结果雷狮悲哀的发现,自己从上到下,哪都动不了。


只剩脑袋还算清醒。


------清醒的意识到,自己这是遇到鬼压床了。


上一秒他还想着如何捉到这只鬼,放进油锅里炸成油条,一口气塞进嘴巴里咔嚓咔嚓全部嚼个稀巴烂,下一秒雷狮就感到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像片树叶轻飘飘的浮在水中,继而又变成一块石头从水面沉了下去。


他醒了。


一只比想象中还要小上许多的小鬼坐在他的床头,身体呈半透明,并没有电影和书里面描述的那样张牙舞爪血盆大口,反而更像一只会变魔法的小精灵。


“小鬼,就是你扰了我的好梦?”雷狮伸出手想拽住这只小鬼的衣领,却从他的身体中穿了过去,握住一缕空气。


对面的小鬼突然一下如烟一般消散,飘到雷狮眼前,这些白烟又聚集到一起,成了小鬼的模样,伸出手从正面搂住雷狮的的脖子,用那湛蓝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


“帮帮我……帮帮我吧……”


一边这样说着,小鬼把脸凑的离雷狮更近了些,用自己苍白的嘴唇亲昵的蹭蹭雷狮右边的脸颊,当然,雷狮只能看见,身体上是感觉不到的。


“帮你?帮什么?”


“帮我重新活过来。”


小鬼把手从雷狮的脖子上撤下去,化作一缕烟,重新飘到对面的柜子上再聚集回来,两条腿晃悠来晃悠去,除了这副缥缈的模样,活像楼外那些跑来跑去的孩子了。


“像我们这些没做什么错事便无辜死掉,心有留念又不肯离开的鬼,只要有人肯帮忙,找到一样东西赠与自己,是可以继续留在人间的。”


“是吗,那我怎么没听说有人起死回生啊。”雷狮起身,打开衣柜,自顾自的找了几件衣服穿了起来。


小鬼见状,飘到他身旁,凑在他耳边继续讲。


“因为没有人相信,没有人肯帮我们,就算肯帮忙,这件东西也是极其难找到的。”


“不过也不是绝对不可能找到,有的鬼还真就运气好,找到了、回到人间继续活着。”


“这种例子实在太少,而且一旦有人死而复生,司命官会修改所有知道这个人已经死亡的人的记忆,你自然不会知道。”


少年温润又有许些空灵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像一根轻而软的羽毛,扫弄着雷狮的耳朵。


听到这儿,雷狮虽然还是半信半疑,但这小鬼就在他的眼前飘着,想来帮他也损失不掉什么,整好眼下无聊闲的没事干,就当自己难得的发一次善心好了。


“怎么找你说的那样东西。”


“……不知道。”


小鬼儿似乎有点委屈的成分在,咬着自己的嘴唇,跐溜飘到雷狮的床上,躺下闭着眼睛还伸了一个懒腰。


雷狮见状觉得好笑,到他身边坐着,习惯性伸手去勾他的小鼻子,手从他的脸中穿过,雷狮愣了一下,收回手,小鬼睁开眼睛。


“对了……你叫什么?”小鬼换了个方向,躺在雷狮的腿上,因为鬼没有重量可言,雷狮也没不满。


小鬼眼睛向上瞄,“嗯,让我想一下……我叫卡米尔。”


“卡米尔。”,雷狮小声的重复了一遍,又喃喃的低声说了些什么,卡米尔没听清,拍了拍雷狮的大腿,问道:“那你叫什么?”


“雷狮,雷霆的雷,狮子的狮。”,雷狮迅速的回答道,卡米尔点点头,佯装拽着雷狮的衣角往外拉,整只鬼在雷狮的面前飘来飘去,好似杂技演员在表演绝活。


卡米尔没开口催他,雷狮知道他这是在让自己赶紧出门找那样东西呢,于是故意慢悠悠的起身,几乎是一步一步的挪到门口,在卡米尔皱起眉头之前,笑着推开门。


雷狮大步流星的走在街道上,卡米尔就在他身旁,用和其他人一样姿态走路,即使这整条街道上仅有雷狮一人能够看见他。


他们既不知道那东西究竟是什么、张的又是什么模样,同样也没有目标和方向,只能盲目的在这一片走来走去。


后来又听从雷狮的建议,到这旁边的商业街里,偶尔走到某一家或华丽或破旧的商店面前,卡米尔驻足,雷狮就会推开门带着卡米尔进到商店里面,东看看西看看,无论店家如何花费口舌去宣传推销,他们都非常有底气---坚决不买,气的店家心里直骂。


一直逛到傍晚,雷狮肚子发出抗议,两个人这漫无目的逛街活动才就此罢休。


刚好在商业街,雷狮想随便找一家烧烤店吃点什么填饱肚子就行了,结果看卡米尔那盯着他吃烤串可怜巴巴的样子,伸手分了他几串,卡米尔没接。


“怎么,不吃?”


“……拿不到。”


“啊对,我忘了你是鬼这一茬了,你们鬼还会饿?”


“不饿,馋。”


雷狮耸耸肩,继续埋头吃自己的,待把手中的和盘子里面的全都搂进肚子里,抬头一瞅,卡米尔还在那眼巴巴看着呢。


“你去对面买个甜甜圈当甜品吃行吗,我想看着解解馋。”


被卡米尔的小孩子脾气逗笑,雷狮去对面应他要求买了个甜甜圈,新出炉还热乎的,甚至还冒着热气,上面浇着一层浓厚的巧克力酱,撒着五彩的长条糖粒,闻着就喷香,让好久没吃过这么甜腻的食物的雷狮也感到食指大动。


他拿着甜甜圈从边上开始一口一口咬着,卡米尔伸出舌头一下一下舔着自己的嘴唇。


难不成……那个东西就是甜甜圈?


这么想着,雷狮又挑了个抹茶味儿的,递给卡米尔,卡米尔的眼睛中骤然亮了几分,伸手去接,可惜依旧碰触不到,眼神随即黯然,雷狮拍拍他的肩膀。


二人回家,雷狮脱了衣服全然不顾卡米尔的眼光倒头就睡,卡米尔在雷狮的房间里自己打转,一直到无聊透顶之时才一头扎进雷狮怀里,闭着眼睛跟他一块睡着了。


紧接着这几天,雷狮也没干别的,就是和卡米尔两个人在城市各处转转悠悠,顺带着气坏各种推销员,不过也照样没找到什么。


雷狮憋不住,问卡米尔确定是在这块地吗,卡米尔说既然他在这个地方遇到了雷狮,雷狮又恰好是唯一能看见他的人,那基本就是这块地方无疑了。


一个月过去了,依旧无果。


雷狮腻的坚决不再出去瞎转悠,卡米尔急得在他眼前打转,无奈之下,雷狮只能再次穿上衣服带卡米尔出门,出了小区,过小区前那条马路,一辆汽车闯红灯奔驰而过,与雷狮的衣服擦了个边,雷狮倒没什么感觉,卡米尔却吓得往雷狮怀里钻,怎么说也不肯挪步了。


雷狮只得又跟卡米尔回了家,两个人就这么坐着,相视,大眼瞪小眼。


等卡米尔回过神来,也觉得自己刚才是有点丢人,还想拽着雷狮再出去但又不好意思再麻烦他,只能自己一个人坐在窗台上,数着窗外的那颗大树上有多少叶子。


刚刚要数到第99片的时候,卡米尔感到脖子上有什么东西裹住了他,一股暖劲直达心底,他惊奇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从下到上从近乎透明慢慢的实体化。


有点像看见光明破茧而出的蝴蝶,张开他的翅膀,一些看似陌生又熟悉的画面灌满了他的脑海,让他晕晕乎乎的,眯着眼睛向后仰,雷狮接住了他,把卡米尔抱在床上。


卡米尔抱着他那条红色的围巾不撒手,泪水滑落到围巾上留下一片小水渍。


“大哥……”


“嗯?”


“我想去吃那家的甜甜圈,巧克力味的。”


“嗯。”


FIN.

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有x

大概就是他弟被车撞死了→围脖是他弟的遗物→他弟变成小鬼了,啥都不记得→他和他弟折腾折腾折腾→他突然醒悟,把他弟搞活了→皆大欢喜。

至于为啥开始雷狮要装傻,不把话跟卡米尔说明白。

原因当然是,都说明白了还要啥剧情,你们还看啥,是吧是吧:)

评论(6)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