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什么都不会还长得丑的小废物(。)
@鹤璃 向全世界安利她❤

@莫家有子名莫離 我家大蠢蛋,想告诉全世界她很蠢(?)

hp深度中毒者

门牌号:1626639399

蔓莓子瑜

© 蔓莓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题目【猫】(人鱼与王子设定)

瑞金甜文,人鱼金人类王子格瑞设定,非常感谢璃爹的灵感提供。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主页君❤

______

这片海实在过于清澈,蓝的发亮,一阵海风吹过卷起许些海花,争相翻滚,打在礁岩上的声音让人心里畅快,打在脚裸上让人生出凉意,天空像面洁净的镜子,照映着这片蔚蓝的海洋,显得自己也是透亮非常,或者本就是因为这天空别样湛蓝,进而让这海也愈发明净。


海洋孕育着生命,这是毋容置疑的,不过一提到海洋中的东西,大多数人也就只能想到海藻、带鱼一类的了,能变成餐桌上的美食满足口腹之欲的,是他们脑海中所印象深刻的。


没有人会相信,在这片海洋之中,还有另一种与人类所相似的生命,他们的名字叫做------人鱼。


人鱼知道人类是绝对排斥异种、绝对排斥和他们相似也许有可能攻击他们的种族,所以人鱼从很久以前就养成了胆小的性格,他们和人类一样是群居动物,不过他们只在深海活动,偶尔有几只胆子大的人鱼到浅海玩,因为小心翼翼且警惕,从来没有被人类发现过。


仅有一次,有一只女性小人鱼因为贪玩在海边被同样贪玩的人类小孩子发现,不过因为人鱼的上半身和人鱼无异,所以这个人类小孩子只当这条小人鱼是下海游泳找清凉的人类女孩儿。


金亦是一条人鱼,异乎寻常胆大的那种,他的姐姐每天都要拽着他的耳朵,跟他说上一百遍“不要去海边玩”,这句话在金这儿,左耳朵刚进完,右耳朵就出去了。


这天天气好,他那贪玩的小心思又浮了上来,趁着姐姐出门买东西,金晃悠着尾巴嗖嗖嗖一路游到上面,海底的世界是很丰富,但远没有人类世界新鲜,人类的每一样东西,譬如他们建的城堡、他们穿的服饰、他们制作出来的工具,对金来说都是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就算得不到,远远、远远的看一眼,金也是很满足的。


他在海边,凉爽的海风扫过他的脸庞让他心情意外的好,以至于金一直拄着脑袋,全神贯注的望着前方人类建造出来的东西,完全没有注意从他侧面向他走过来的,一位人类的男孩。


格瑞看见上身赤裸的金独自一人在海里一直望着前方,身旁什么人都没有,看模样年纪并不大,金的头发被海水打湿,服帖的黏在耳后,天色已晚夜幕降临,这样在海水里泡着是很危险的。


他跑了过去,拍了一下金的肩膀。


这个举动吓了金一跳,他以为是老姐见他不在游上来叫他回家的呢,一回头见到一个穿着华丽灰色头发的人类男孩,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头脑发蒙,不知道是该游走,还是继续跟这个人类男孩搭话。


他要游走、必须游走,这关乎着人鱼族的身家性命,但是另一方面他实在太渴望和人类说话了,太渴望了解人类的东西,这种心思在人鱼族中是罕见的,人鱼大多数安于现状,不争不抢,过的清闲自在。


心中的天平来回升降,金还是没有游走,他觉得这个灰色头发的人类没有恶意,因为他身上的气味儿闻起来很令人安心。


格瑞没想到他这一下会使金有这么大的反应,差点蹦起来,金扭过头来看向他,这让格瑞愣住,愣住的原因是因为他看见了金的眼睛。


那是一双异乎寻常的眼睛,是他从未见过的,格瑞搜肠刮肚最后只找出一个他认为还算比较贴切的形容词------干净,对,这双眼睛实在太过于干净,就像与世无争、什么都还未懂、未步入世俗的新生儿,这双眼睛里荡漾着波浪。


“很晚了……你应该回家。”格瑞对金这么说,金在心里点了点头,他果然是个好人,应该可以聊上两句吧,他长到这么大,从来没有和人类说过一句话。


“啊,我、我再泡一会儿,一会儿就回家了。”金很紧张,这句话被他说的支离破碎、结结巴巴,说完,还没等格瑞接下去,金自己一个人开始乐了出来,笑的很开心,眼睛眯成一条缝。


格瑞不知道他为什么笑的这样开心,只是觉得金的笑声非常好听,使他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你为什么笑?”,“因为我做了一个壮举啊。”金冲着他眨巴眨巴眼睛,小脑袋因为发笑和晃悠来晃悠去。


壮举?格瑞没能理解金话中这个词的含义,他不过跟自己说了一句话,怎么就成了壮举?还是因为眼前的少年做了其他的事情,所以才如此开心?


格瑞没走,他就是心里犯烦闷,才出来散散心,金本想等格瑞走了之后再游回去,不然就要露馅了,结果格瑞就在他身旁一动不动,一点机会都不留给自己,没办法,如果自己再不回去,老姐肯定要把他做成红烧鱼的。


“那个……你可不可以转过去数10个数再回头,我有点事情要做。”金伸手拽了一下格瑞的裤脚,声音在格瑞听来带着委屈的成分。


转过去数10个数,这不是什么大难题,没道理不答应,所以格瑞就转了过去心里数着数,这是金第一次跟人类的少年说话,这么一分别,还真是恋恋不舍,想等到少年数到8的时候在游走。


结果少年难得耍赖,金刚转过身准备往海底一扎,格瑞就转了过来,金那金光粼粼的尾巴直接映在他的眼睛里,他懵住,高声喊了一句“喂!”,金一听知道坏事儿了,也不明白他脑袋里什么构造,没有游回去,反而还又趴回了海边。


“你……”格瑞凑近,金来回摇摆的鱼尾巴看的清清楚楚,之前天色太暗金又乖乖的没有晃动尾巴隐藏的很好,竟然没发现,格瑞觉得自己可真是走了大运,看见只有在传说中才能见到的人鱼。


是人鱼吧,上半身和他们一样,下半身是鱼尾巴的种族,和传说中描述的一样漂亮,不对,放在这条人鱼上,应该用清秀来形容才更为妥当,格瑞没有什么厌恶的心里,他只是觉得很惊讶,这样的一个和他们如此相似的少年,下面长了一条鱼尾巴。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个少年拥有一双盛满海水的眼睛。


那是只属于人鱼们的纯净。


金现在有点想哭,他的眼睛红了一圈,鼻子尖也变红了不少,他很想用手揉一揉,又怕用手一碰眼泪就藏不住,看来他真的很笨很笨,他一定是这片海里最笨的人鱼了,忍不住和人类少年说话,自己却又把这件事情搞砸。


他哭出来之前,格瑞蹲下身摸掉了他的眼泪。


“原来你是人鱼?”金瞅着他点点头,“那你一直在这看什么呢,不怕被人类发现吗?”,金歪着头想了想,决定说真话:“我想看看人类的东西,我很羡慕你们,所以就算摸不到,看看也会很满足。”


“你要不要到我家坐坐。”这是格瑞不经思索,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出这句话,去邀请一条人鱼来自己家里做客。


“真的吗?我一直很想去看看哎,哇我真是太幸运了!”金一下子变得欢呼雀跃,手臂拍的水花飞溅,格瑞见他如此兴奋,打定主意要把这条人鱼带去自己家,只是人鱼的尾巴太夺目,太容易暴露,一旦暴露,他想象不到那些人会对这条人鱼做出什么。


“你的尾巴怎么办,会被发现的。”,“嘿嘿,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一直随身带着药水,喝了之后尾巴就会变成人类的腿啦,就是走路会很疼,需要麻烦你抱着我走。”


说完,金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小瓶子,上面盖着一个木塞,他拽开木塞对着瓶口喝了一小口,从他扭曲的表情来看,这瓶药剂一定非常苦。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金的表情才逐渐变得平缓,格瑞凑近他拦腰抱起金,金的鱼尾巴倒是真的如他所说变成白皙的人类的腿,赤裸相见让金害羞的不行,即使同为男性他也感到有点羞耻,格瑞见此把自己最外面那层给金盖上。


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衣服让金感到很舒服,格瑞用着这种姿势把金一路抱回家,途中两个人交换了自己的名字,算是熟悉起来了。


金没有想到,格瑞说的带他回自己家,竟然就是自己一直心心相念的城堡,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切,口水差点流出来,等到了格瑞的房间,格瑞将房门锁好,把金放在自己的床上,找了一身自己平常穿的衣服为金穿上。


格瑞的衣服穿在金的身上显得宽大,金把袖子甩来甩去玩的不亦乐乎,眼睛东看西看,什么在他眼睛都是新奇的。


原来这就是人类的房间。


这种感觉让金觉得新鲜。


就在格瑞想着要拿点什么给金垫垫肚子的时候,只听金一声尖叫,格瑞立刻过去把金挡在身后,金在格瑞身后瑟瑟发抖、缩成一团,格瑞环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可疑的人。


“怎么了?腿疼吗?”格瑞揉揉金的头发,金的头发已经干了不少,没有想象中的柔顺,反而还有点顶手。


“……有、有猫!”


“别害怕,那是我养的,叫烈斩。”


金吓得眼睛都不敢睁开,格瑞没想到他会这么怕猫,只能打开房门让仆人带烈斩出去溜一会儿,猫出去之后,金才不再发抖,呼吸的频率也降下来了,格瑞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


“你这么怕猫?”


“当然了!你好歹想想我是什么品种的吗!”


格瑞这才想起,眼前的少年是一条秀气的人鱼,难不成……带个鱼字儿的都这么怕猫?看着趴着不敢动的金,他今晚心里的那点不畅快全都消失不见了。


以后得让烈斩好好亲近亲近这条傻得可爱的人鱼才行。


FIN.

评论(9)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