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什么都不会还长得丑的小废物(。)
@鹤璃 向全世界安利她❤

@莫家有子名莫離 我家大蠢蛋,想告诉全世界她很蠢(?)

hp深度中毒者

门牌号:1626639399

蔓莓子瑜

© 蔓莓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同人/瑞金】七宗罪之暴食

瑞金同人文,七宗罪题材。

和璃爹共同合作的(叉腰),从暴食开始写,大概会以懒惰结束。

*部分借鉴v家七宗罪题材系列歌曲恶食娘故事。


打个预告,明天更色欲。


*暴食

饕餮的欲望,浪费食物或者过度放纵食欲,过分贪图逸乐皆为暴食一罪。

______


金可以称得上是个顶级的美食爱好者,他喜欢走到各种地方品尝各地的美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躺在家里安安静静的、无时无刻都能享受味蕾上的快感。


他出生在富足的家庭,家里的钱财足够保证金能一生无忧的过着自己想要的那种生活,当刚出炉的、热乎乎的糕点进入他嘴中,香气的萦绕以及这种美味都让他感到无比满足,他没什么更大的追求了,或者说美食就是他最大的追求。


他有一个相恋已久的恋人,和自己从小玩到大,门当户对,在商量许久之后两人决定结婚,因为两人家境殷实,出手阔绰,婚礼十分豪华,到场的人也非常多。


这些客人都知道,金是个喜欢吃美食的孩子,他们各处寻找拥有独门手艺的人,并把这些人请来为这场婚礼做饭,这场婚礼上的所有菜品全都是色香味俱全且是不重样的,别说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全部都是食指大动。


在婚礼开始的时候,他们并没能找到他们的新娘金,人们变得慌张,格瑞开始寻找,他们在一张靠角落的桌子旁找到了正坐在椅子上吃这张桌子上美食的金。


“哈,原来他在这里啊。”人们这么说。


“你怎么在这里?”格瑞这么问。


“我只是因为吃美食而忘记了时间。”金这么答。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啊,金一直是这样马马虎虎的性格,大家已经习惯了,于是人们脸上慌张的表情消失了,开始谈笑。


“快回去吧。”,“哦好、好的。”金往嘴里塞进桌子上最后一小块巧克力蛋糕,脸颊鼓囔囔的,格瑞挽起他的胳膊,他们一块走向牧师。


牧师面带微笑的冲向格瑞,作为见证人他对这份工作十分满意:“你是否愿意接受金成为你的合法……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与他同住,与他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他、尊敬他、安慰他、珍爱他、始终忠于他,至死不渝?”


“我愿意。”格瑞看向金。


显然金在溜号,不知道他现在正在想什么,也许是正在为这场盛大的婚礼感到紧张、害羞,还是在想今后如何与格瑞更好的走下去,还是在回味刚才进入腹中那些美食的滋味?


牧师重复着他的话,冲向金:“你是否愿意接受格瑞成为你的合法丈夫,按照上帝的法令与他同住,与他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他、尊敬他、安慰他、珍爱他、始终忠于他,至死不渝?”


金听了这话总算回过神来,同样带着噙着笑回答:“我愿意。”


整个流程走完,格瑞知道金的小心思,把他带到休息室,几瓶酒和一堆看着心情就能变好的美食看的金眼花缭乱,他迫不及待的坐下用手抓起其中一个蛋糕,蛋糕显然是专门为金做的,刚刚做好还有些烫,灼热的温度使金的手指红了起来,显然金并不关心这个问题,他吃的很开心。


事实证明,即使再喜欢的事情如果毫无节制的一直做下去也会对自身造成伤害。


终于,在金23岁的时候他生了一场大病,他躺在华丽的大床上双眼紧闭,如果不是他还有微弱的心跳,他们绝对会认为他已经去见上帝了,金的家人非常担心,他的姐姐在这段时间里整天以泪洗面天天祷告,恳求上帝让她的弟弟能够痊愈。


格瑞夜以继日的守在金的床边,握住他的手,嘴里念着他们的过往,没有人会比他更希望金醒过来。


一位年轻的伯爵夫人传来消息,有人可以治好金的怪病,格瑞和金的姐姐听到立刻出去寻找这个人,等他俩把这个人带回来的时候,却得知金已经洗过来的消息。


金的姐姐秋和格瑞欣喜若狂,进入金的房间,推开门,只见金摇摇晃晃的起身,格瑞扶稳金,此时的金看上去是那么虚弱,但是他的眼中闪烁着异常坚定的光芒。


秋捂着嘴一把抱紧了金:“你可把我们给吓死了!感谢上帝!”金瞅瞅秋又瞅瞅格瑞,回以一个安慰的笑,继而摸摸自己的肚子:“我有点饿,我能吃点东西吗?”


“当然可以。”格瑞立刻吩咐下人准备各种美食,金躺在床上品尝美食,不过这回他感到有些不满足,这种不满足来源自身的饥饿感,或者说他的肚子不满足。


即使吃了这么多他依旧感到饥饿,腹部空空的感觉十分不美好,平常的食物已经不能让他感到美食的味道了,他需要一些新奇的东西。


他将自己的这些感觉讲给了格瑞,大病初愈,金的一切问题都是可以应允的,格瑞带着金去了一座空置已久的城堡,雇佣了不少仆人,其中人数最多的就是厨师。


这些厨师疯狂研究各种新菜品,以满足金味蕾上的快感,金现在全天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不断的品尝新美食,不断的获取这种快感,厨师们刚开始研究出来的新鲜食物令他快乐,格瑞同样乐于看到金享受的表情,并致力于为他寻找手艺更佳的厨师。


到后来厨师就算绞尽脑汁也想不来新菜品了,即使做出来新菜品,也不能令金感到满意。


“真是废物!令人作呕的味道”他大叫着踢翻了面前的食盘,仆人吓得直哆嗦,金喊完发觉失态,不好意思的瞅向格瑞,格瑞伸手谴退了仆人,转身握住金的手,在他的后背上抚摸几下,然后用自己的额头抵住金的额头:没事,这不是你的错。”


格瑞为金盖好被子出去了,金躺着发呆,想了一会儿他猛的起身,盯着地上的被打碎盘子,伸手捡起来,凑到嘴边,他张开嘴咔嚓一声将其吞之入腹。


如此新奇的味道,真令人觉得满意啊。


金点点头。


城堡内的所有厨师接连失踪,接下来的是各类仆人以及物品,人和物的失踪速度引起了城堡内所有人的恐慌,但城堡大门是紧闭的,守卫已经不见,没有人能够逃离这里。


格瑞着手调查这件事情,这实在太过于怪异,夜晚,他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起身,见到身旁的人正在捧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露出满足的笑容。


格瑞再也没从外面雇佣任何人,也没从外面购进任何东西包括食材。


整个城堡很快就变得一无所有,只剩下金和格瑞两个人,两个人相视无言,格瑞看着金一动不动,这种表情金在那场婚礼上就见到过,印象深刻,过了一会儿金突然哭了出来,格瑞有些慌张连忙扶稳他,金一把甩开格瑞跪在地上。


“好饿。”他听见自己说。


“吃掉他。”他听见恶魔说。


的确很饿,他很想从这座城堡里出去,但钥匙在格瑞的身上,腹部空空的感觉他每天都能感受得到,无论他吃掉多少东西,这种饥饿感都是挥之不去的。


“吃掉他。”他听见恶魔低吟。


是啊,如果不吃掉格瑞他还有什么可以吃的呢?血液的香味令他陶醉,他爱极了那种味道,这么想着,金舔舔嘴唇。


他低头,看向自己。


FIN.


啊啊啊啊啊啊写完啦!!!向自己发来贺电!!!(←超级不要脸)

有人喜欢的话我会继续写的!!!不喜欢的话我也会继续写的!!!(←更不要脸了)


评论(1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