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什么都不会还长得丑的小废物(。)
@鹤璃 向全世界安利她❤

@莫家有子名莫離 我家大蠢蛋,想告诉全世界她很蠢(?)

hp深度中毒者

门牌号:1626639399

蔓莓子瑜

© 蔓莓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百日瑞金-Day42】清风忆晚秋

校园pa,瑞金甜文,从暗恋到明爱的短篇故事。


结尾带*号的句子均出自张爱玲的倾城之恋。


打个预告,明天的百日瑞金活动是璃爹的,占个前排疯狂打call。

______


【1】

外面金在被罚跑圈,格瑞坐在教室里靠窗户的位置,眼睛紧紧跟随金的步伐。

他跑的很慢,一看就已经体力透支,但为了通过下周的体育测试,金不得不听从老师的话,一圈又一圈的绕着操场跑。

最后他实在坚持不住,偷偷跑了小圈,结束如此令他悲愤的长跑,这个小动作自然一点不差的落在格瑞眼中。

格瑞第一次见金是在高中的运动场上,金是新生,和他的一些同学担负着清工作。格瑞的教室在三楼,金每次在操场上读书、玩耍、做操,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最巧的是,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里的对楼。

区别在于格瑞发现了金,金没发现格瑞而已,毕竟他们早上上学和晚上放学的时间不一样。

他喜欢这个笑容能除去阴霾的少年。

这是独属于格瑞的秘密,只有他和他的眼睛知道。


【2】

格瑞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他将到别的城市就读,过着再也看不到金的生活,格瑞自然是不愿意的,他想过,如果金能够和他在一起,他宁愿放弃自己去心仪已久大学的就读机会,他知道金喜欢他们现在居住的这个城市,即使这是个小城。

他想把自己的秘密分享给金,然而他有分享秘密的勇气,却没有把秘密分享出去的运气。

当他准备好告白去到金的班级时,绝对会被告知金不在;当他旷课提前放学跟在金的身后回家,想趁机倾诉衷肠的时候,被一个可乐瓶子给绊倒,等他起身时,金已经消失在视线里了。

他给金写的每一封情书,不是会被风吹走,就是会被金当成废纸扔掉;他每天灼热的注视,并不能吸引金丝毫的注意力。

如何告诉金自己喜欢他,这是令格瑞最苦恼的事情。


【3】

学校的早恋禁应该抓的更严一些,这句话是格瑞目前的心声。

而他之所以会这样想,根本原因为------金有了女朋友,唇红齿白黑发,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长得貌美,和金同班,是他们班的班花,即使格瑞非常想逃避现实,现在他也不得不告诉自己,金有了对象,长得好看成绩优异那种,最重要的是,那是个女的。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拿把刀手起刀落切掉阻碍他和金交流感情的东西,当然了,只有一瞬间,随后他便放弃了那个念头。

太监和女人,差别有点大。

格瑞觉得自己应该更勇敢一点,于是他掐着金早上第一节课课间的时候蹲在他们班门口,结果被告知金生病了在家养病,格瑞没气馁,他已经习惯了在追金这方面的倒霉事儿,不就是生病请假了吗,我明天接着来,你还能请一个月假不成?

还别说,金真就请了一个月的假。

【4】

格瑞有点担心,一个月的病假实在有些久,按理来说金啥啥都吃天天锻炼,身体应该挺健康的啊,难道是遗传病一类?

这么一寻思,格瑞就坐不住板凳了,后来打听打听才在金班级里和金最要好的一个男孩口中得知,金不是生病,而是被他姐姐给扣在家里了,原因是他和他小女朋友的地下恋情不小心曝光,他姐大发雷霆,金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乖的时候是很乖,可倔劲儿一上来那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这一赌气,一个月没上学。

等金回学校的时候,他的女朋友向他提出分手,说是金的姐姐找了他班班任还有她的家长,她家境不好家长供她上学实属不易,她不想跟家长发生冲突惹他们生气。

他们说这话的时候就在学校后操场的一棵大树下,格瑞恰好经过,偷听偷看半天,他看见金笑着说“我能理解,没关系”,又看见在女孩走后金坐在旁边的长椅上发呆。

金发了多久的呆愣了多久的神,格瑞就站在树后陪了他多久,即使金并不知道。


【5】

今天格瑞走了大运,金最近心情不好,做事迷迷糊糊,他中午去食堂打饭,刚打完饭往回走,对面金端着饭盘匆匆小跑过来,完美无误的撞到了他,他自己的饭盘撒在地上,金的饭盘里的菜全数扣在他身上。

金连声道歉,格瑞摆摆手说没事,金借了一卷纸拽着格瑞到卫生间,沾水在格瑞的衣服上使劲蹭,格瑞趁机跟金搭话,一会儿问金叫什么,一会儿又问他是哪个班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格瑞是调查户口的呢。

金蹭了半天也没蹭干净,大片油渍一点也没下去,他一脸歉意的把自己校服脱下来和格瑞的对换,并答应今天回家一定会洗干净明天送到格瑞班级。

金的校服穿在格瑞的身上实在是有些小,他有点挤,但并不影响他此时此刻的好心情,他低下头耸动鼻子闻了闻金校服的味道,他的衣服不像一般男孩那样带着一股汗味,反而还有股淡淡的奶味儿。

下次见面,请他喝一杯牛奶吧。

格瑞这样想着。

【6】

第二天金和格瑞都来的很早,金进入格瑞班级的时候整个班就只有格瑞坐在那里,他立刻走过去把手中的牛皮纸袋递给格瑞,纸袋里面装着格瑞的校服,格瑞把金的校服也还给金,他昨天晚上特意洗过晒干了。

金不太好意思,明明是自己不小心把饭撒在格瑞身上,对方反倒还把自己的校服给洗了一遍。

“多谢你啊!”金接过校服,校服离开手的那一刻,他有一点点失落,这是目前为止自己和金有着的唯一交集,看来老天就帮他到这儿了。

先尝试着和他做朋友吧,做朋友他会答应吗?

金很外向也很阳光,身边围着他的人不少,反观自己,自己并不会几句讨好的话,也不像金一样喜欢热闹,跟自己做朋友,他会不会觉得有些无聊?

自己该如何开口呢,怎么说话才不会唐突不让他起疑心,不如自己现在跟金说,中午一起去吃饭……格瑞刚要开口,就听见对面的人说:

“中午要一起去吃饭吗?刷我的卡。”

金笑嘻嘻的说,右手摇了摇手中的饭卡。

 【7】

有一就有二,金本来就是自来熟,在一起吃了几顿午饭并且知道两人家在一个小区之后,他们算是熟悉起来,格瑞这两个月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着金,在金所有的朋友面前打了照面,他和金的关系从陌生人一下升级到好朋友。

假期金约格瑞单独去动物园玩,格瑞准备了不少吃的喝的背个大包一路走在金的旁边,金一旦舔舔嘴唇他就立刻把水递上去,金一摸摸肚子他就把薯片递上去,金一边走一边享受着格瑞的周到服务,小肚子撑得溜圆。

金走的累了,去一个休息厅找到两个挨着的椅子坐下,歇了不一会儿,金说渴了,格瑞带的那几瓶水已经没有,金拿着零钱起身去买水。

只听人群中传来一声尖叫,休息厅的灯掉了下来,金刚好站在灯的下方,看着掉落的灯愣了一下站着没动,格瑞吓了一跳,猛的跑过去一把推开金,灯掉下来砸到格瑞的腿,金慌的脸都白了。

几个工作人员跑过来查看格瑞的伤势,其他地方还好,就是右腿上有一道大口子,正在往外渗血,看着怪吓人,金和工作人员移开灯,吃力的背着着格瑞出了动物园。

有个小医院刚好就在动物园对面,这个点医院没几个病人金匆匆挂了号,格瑞的腿被缝了三针,金在旁边看着都觉得疼,格瑞自然也疼,这么一道口子不觉得疼那只能说明这条腿是假肢,但是他看金煞白的小脸,怕他担心,硬是一声没吱。

自此,两人的关系从好朋友一下发生质的变化,成为铁哥们。

【8】

腿伤还是有好处的,自从格瑞的腿因为金而缝了三针之后,金紧张兮兮,生怕格瑞一个闪失再崩了线。

格瑞手没受伤,金却坚持到格瑞家,把姐姐做的病号饭带来拿勺子喂他吃,金的姐姐听说了这件事非常感谢格瑞,做的菜色相好看味道也棒,这是格瑞会用筷子之后第一次被喂饭,有点不习惯,但他依旧专心享受着这一个星期内金的贴心服务。

腿伤了,洗澡一事就变得异常困难。

这件事格瑞是想亲自亲为,可惜护草使者金坚决不同意,说是伤口沾到水就完蛋了,他找了几个塑料袋把格瑞受伤那块缠的严严实实,放了水调好水温脱了衣服,让格瑞也脱光,一手拿着花洒对着格瑞喷水,一手拿着放了沐浴露的浴花在格瑞身上来回搓。

浴室很小,两个人挤在一块实在难受,金差点没滑倒,艰难的洗完澡之后金用剪刀剪开之前绑的严严实实的塑料袋,拆开绷带换了药又拿绷带缠上。


做完这一切金有点困,他向来有睡午觉的习惯,躺在沙发上倒头就睡,格瑞扯过被子给他盖上坐在一旁盯着金。

还剩下一个学期,还有不到四个月。

【9】

格瑞决定找个时间和金坦白表露心思,正大光明的追金一个学期,如果成了他就留在这儿,如果没成他就带着这个遗憾走。

他向来说到做到,开学当天中午,格瑞故意挑了个角落的座位,吃饭吃到一半格瑞突然来了句:“你要不要试试和我在一起。”,金听了,嘴里的饮料差点喷出来,咳嗽半天掩饰尴尬小声回了句:“格瑞你别开这种玩笑嘛,好冷。”

“我没开玩笑。”格瑞放下饭碗,尽量用温柔的声音说,他的手攥着自己的衣角,金快速扒拉两口饭到嘴里,同样放下饭碗回一句我先走了,起身离去,留下格瑞在那呆坐着坐了一中午,直到上课铃打响才回教室。

自那开始,金总觉得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发生了一些变化,格瑞总是有意无意的暗示自己,或许以前就有,不过他从来没往“格瑞喜欢他”这方面去想。

为什么格瑞会喜欢自己呢?

自己明明一点都不娘气,格瑞没理由把他当成小女生来看待啊。

金坐在教室里上课,脑海内想象了一下情侣的相处模式,又想了想自己和格瑞的相处模式。

嗯……好像有点相似。

【10】

临近高考,金都没有给格瑞明确的答复,格瑞连续一周考前复习,读书读的头昏脑涨,高考的最后一天,收完卷格瑞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试题对他来说并不难,他有信心能考上自己一直以来心仪的那所学校。

出了考场,格瑞在校门外人群中一眼就看到正在蹦起来向他招手的金,他快速走过去,金从格瑞手中拿过格瑞的考试用具,替他拎着,兴致勃勃的问他考的怎么样。

“挺好的。”格瑞答到,金听了止不住点头,然后露出一副那我就放心了的表情,“格瑞你想报哪所学校啊?”,“凹凸大学。”格瑞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

“你要报这个?哈哈,我也想考这所大学呢,虽然现在我的成绩还不够格,不过我会努力赶上格瑞你的。”格瑞听了沉默几秒:“你不是……想考本地的大学吗?”,“……临时改了不行啊。”金假装不经意的拉起格瑞的手,格瑞愣了一下,用力握紧,他们继续往家的地方走。

格瑞想对金说点什么,不过他张口又闭上了。

有些傻话,不但是要背着人说,还得背着自己,让自己听见了也怪难为情的。*

譬如说,我爱你,我一辈子都爱你。*

FIN.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