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什么都不会还长得丑的小废物(。)
@鹤璃 向全世界安利她❤

@莫家有子名莫離 我家大蠢蛋,想告诉全世界她很蠢(?)

hp深度中毒者

门牌号:1626639399

蔓莓子瑜

© 蔓莓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他从哪来》---来自星球记录者的笔述

“他凭空而来,改变了我之后又凭空而去。”


我叫格瑞,一名星球记录者,一般人都称呼拥有我这样职业的人叫做星际旅行家。

 

这个称呼并不能让我满意,因为行走在各个星球之间记录我在这些星球上的所见所闻、以及和我打交道的人,并不是一件简单轻松的事情,它很苦闷,有时候也很困难。

 

你永远不会知道你所要到达的下一个星球长什么样子,他或许比太阳还要大上几圈,或许比一个足球场还要小上几圈,有那么几次我恰好赶上几个小行星的活火山爆发,差点丢掉性命。

 

我一般写完这些材料都会上交给宇宙总管,但这次我开了个例外,写下这样一篇文章,说句实话,写文章来纪念他实在是最愚蠢的办法,不过鉴于我又是个不太聪明的人,我也就只想出这样一个办法。

 

当这篇文章被我发表继而被你看见的时候,我已经动身去寻找他了。

 

在我真正开始讲述他之前,容我先说点铺垫性的东西,我会选择星球记录者这样的行业完全是因为这个职业是一个独来独往的职业,我喜欢安静、很少与人说话,和别人交流无非是为了完成任务,我要讲述的这个人无疑是我第一个真正发自内心愿意去交流的人。

 

希望上面这段话能稍微勾起你看下去的兴趣。

 

我和他相遇在B96B小行星上,这个行星很特别,它有一半地方是海洋,剩下的一半则是沙漠,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是这样子,也对了解这个星球的形成并不感兴趣,如果它不是我和他相遇的地方,我是绝对不会特意把它写出来的。

 

这个星球很荒凉,稀奇古怪的动植物倒是不少,但奇怪的是它上面空无人烟,对于这种星球我向来记录完就了事,在我进入沙漠并且搭了个帐篷进去睡觉时,我听见有人在笑,这着实吓到了我,不过我当时没太在意。

 

没想到他竟然掀开了我的帐篷,这可不是什么礼貌的举动,天色已晚夜色昏暗,我无法看清他的脸,听声音倒是能出这是个健气的男声,我猜想他的年龄应该比我小伤几岁。

 

“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人!我在这里已经呆了好久啦,总算有人可以跟我说说话了!”。还没等我接话,他自来熟的爬到我身边,我不禁往旁边移动了一点,接着他脱掉外套用手蹭蹭自己的鼻子:“我叫金,你呢?”

 

“请你出去。”我皱着眉,对于这种陌生人的亲昵我只能感到不舒服。

 

“别这样嘛,我在问你的名字哎,好歹你要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再赶我走吧,难道这不是该有的礼貌吗?”不知为何,我听到礼貌二字从他的嘴里吐出来之后很想发笑,我猜想他已经在这里很久没跟人类聊过天了,他一直唠叨个没完。

 

“格瑞,现在你能出去吗?”

 

“连名字都互相交换完了,竟然还要把我撵出去,你不会觉得自己太无情了吗?”金睁大眼睛,故作惊讶的看着我,我知道我是赶不出去他了,不过我已经把这个星球记录的七七八八,明晚就可以走了。

 

金见我不再说出赶他走的这种话,立刻躺在我的身旁,帐篷只能容得下一人,现在它里面住着两个人,我们挤在一起的黏糊感让我睡意全无。

 

“你是什么工作?为什么要来这儿?”,“记录者。”

 

“你就是传说中的星际旅行家!哇,好羡慕啊。”。“嗯。”

 

“那你一定知道这个星球的大海在哪吧?不如你带我去吧,我一直没能找到路哎!”,“不行。”,我摇摇头,侧过身去闭上眼睛酝酿睡意,失眠会让人精神全无。

 

“为什么啊,我们不是朋友吗,看到朋友有困难你难道不应该帮下忙吗?”我们不过刚刚见面了几分钟,怎么就成为了朋友?

 

他一直在我耳边磨叽着要我带他去看大海,说是听说这个星球的海十分美丽,一定要去看一眼,他的这些话把我好不容易酝酿的那一丁点睡意全部给搞没了,这令我十分火大。

 

“不睡觉就出去。”说完这句话,他立刻安静了下来,我感觉可能是我的语气有点凶过头了,把他吓到了。

 

但是我敢肯定他绝对没有睡着,因为他的呼吸一直没有平稳下来,偶尔还会乐出声。

 

第二天我起得比平时更早,因为我一宿没睡,金后来倒是睡得很香,我蹑手蹑脚的出了帐篷打算离开。

 

说到离开一个星球去往另一个星球,一般人是很难做到的,除了乘坐宇宙飞船之外,但是因为我的职业缘故,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是再简单不过了,我们星球记录者都有一个类似于怀表的小东西,只是这块怀表指的不是世间而是方向。

 

它会指向我身处星球的某一个地方,我沿着它所指着的方向走到那个地方,在晚上大约宇宙时间18:00时,会有一道光束照射下来,我要站在那道光束下面,随后我将会到达另一个陌生的星球。

 

然而这次我找不到这道光束了,因为我的怀表在这个星球上竟然失灵了,这实在是闻所未闻的新鲜事,当我认为是我的怀表出了问题并致力于修好它的时候,金把脑袋凑了过来,把手覆盖在我的怀表上说:“它不会好使的,格瑞你就带我去看海吧,好吗?”

“你怎么会知道它不好使?”,“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一直呆在这里?”

 

我看着他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块和我手中一模一样的表,愣了几秒钟:“你也是星球记录者?”,“不、我不是。”金猛地摇摇头,把怀表收了起来。

 

表坏了意味着在我凭借着瞎猫碰死耗子的好运气找到光束之前只能带着金去看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大海,他穿的很单薄,短上衣短裤和一件防晒服,在我们一同行走的时候他有时会瑟瑟发抖,我把我的厚大衣脱下来给他穿上。

 

这个时候他盯着大衣看了很久,鼻尖发红,我不解,只听他小声说着:“你果然是个好人。”,我微不可见的摇摇头。

 

他穿上大衣之后明显暖和不少,只是略显臃肿,模样滑稽可笑,路遇会缠住人脚踝的藤蔓时他快速拉住我的手,他的手心暖乎乎的,血热的人都这样,不像我从来指尖都泛着凉气。

 

到了绝对安全的地方歇息,为了怕他再次冷的发抖,金坐在我的腿上靠着我,我伸出一只胳膊环着他的腰,另一手握着他的两只手不断摩擦,这样能使我们两个人的身体都热起来。

 

因为金不是个能忍住寂寞的人,他经常会找些话题跟我聊天。

 

“你为什么摇头?”他问。

 

“没什么。”我不想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可格瑞真的是一个温柔的好人。”金的表情很认真、严肃,就像在和我一同讨论什么学术研究,虽然他现在的观点是错误的。

 

“仅仅以这些天,你就能判断出我是一个好人了吗?”,“你同我分享帐篷睡觉、带我看海、给予我吃的、还给我你的大衣保暖,难道这些不足以让我判断你是一个好人吗?”

 

“凭着这些片段你......”,“为什么格瑞要极力否定自己?难道就因为你的亲人都死了、别人又都叫你扫把星吗!”金大声的打断了我要说出口话,他的脸因为生气而涨得通红,身体在不断发抖,双手放于胸前紧紧握着。

 

他的话成功让我一言不发,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但我此时此刻也乐不出来,我推开他极力向前大步流星的走,他见我这般模样,紧紧小跑跟在我身后,连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有意加快步速,他只能一路跑着,气喘吁吁,我叹口气停在原地知道他跟上来。

 

星球不大,仅走了半个月我们就到达了海边,这个星球上的海洋真的很美,海水不是一般星球上那样的深蓝色,由于里面有着刺青草这样的水生植物,它的海水是那种像紫罗兰一样的紫色,很美。

 

金脱了鞋,笑嘻嘻的在海边傻跑,我则找了一处能看得见他的位置坐了下来,等他自娱自乐完,他从远处径直向我奔了过来:“这片海是不是特美呀,跟格瑞的眼睛一模一样!”

 

金从裤兜里拿出一面小镜子递给我,他的话在我心中激起波浪,我盯着镜中我紫色的眼睛、又望向远处紫罗兰颜色的大海,海风拂过我额头前的银发,在这之前一直被别人称作是“被诅咒了的不祥之眼”,此时此刻竟然有那么一丝让我感到喜悦了起来。

 

我知道,来看海的其实是我,金才是带我来看海的人。

 

“你是怎么知道那些事情的?你究竟是什么人?”

 

“果然忘掉了啊......”金微微歪着头,坐在我的旁边,从怀里掏出那块专属于星球记录者的怀表,出神的看着他,似乎在怀念什么。

 

“看来格瑞已经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呀,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我是登格鲁星上的人,和你一样无父无母姐姐也意外死掉了,只剩下我一个人靠乞讨活着。”

 

“登格鲁星是格瑞你作为星球记录者第三个记录的星球,那时候你心情很不好,见到和你一同遭遇的我,我那时很瘦穿的很破,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你在那个星球上只待了一星期,一直在开导我。”

 

“当时我不明白只和我有着一面之缘的你为什么要帮助我这么多,别人都在嘲笑我的时候只有你同情我、你还资助了我的生活费,多亏你的那一笔钱还有你的话我才能生存下来,你甚至还送给我你的怀表。”

 

“只是在那之后你就消失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你,我知道你是星球记录者,所以我就用着你送给我的怀表行走在各个星球之间,我想着,只要我一直在宇宙中漫步,我就一定能找到你。”

 

“你看,我终于找到你了。格瑞哪里都没变,就像多年前一样,真是的一个温柔的好人呢。”

 

他的话令我震惊,我极力在脑内搜索着有关于这样一个大男孩的信息,可是依旧什么都想不起来,我原来竟对这样一个孩子伸出过援助之手吗?就像他所说的一样,我是一个温柔的好人吗?

 

随后,他站起了起来,笑着把我也拉了起来指着左面的光束,我更感惊讶,光束原来在这里,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伸手挠挠自己的右脸蛋儿,低声对我说:“对不起啊,之前阻碍了你的怀表工作,现在它可以正常使用了。”

 

我立刻掏出怀表,果不其然,表针正指向那道光束,我和金一起站在光束底下,光束不会把我们两个人带到同一个星球,这完全是陌生的、随机的、没有任何规律的。

 

在我去往另一个星球之前,我听见他大声喊道:“谢谢!”

 

 

故事就到这儿了,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其一是为了纪念他,其次就是想让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各个星球的人在意外看见有那么一个金发的、身穿短衣短裤的、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的男孩儿时,请务必立刻告诉我,并且替我向他传达这样一句话:

 

“有个叫格瑞的人在找你,请你等等他。”

 

FIN.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