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什么都不会还长得丑的小废物(。)
@鹤璃 向全世界安利她❤

@莫家有子名莫離 我家大蠢蛋,想告诉全世界她很蠢(?)

hp深度中毒者

门牌号:1626639399

蔓莓子瑜

© 蔓莓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内奸》

小时候一直听说过一件事,说是人死的时候大脑其实会在一瞬间内随机进入一个梦,死掉的这个人会永远的停留在这个梦里,无论这个梦是美梦还是噩梦,令人沉迷还是拼命挣扎逃脱,他都再也不会醒过来。

「-1-」

我已经死了,警察绝对是个倒霉的职业,尤其是作为重案组的一员。


要是有下辈子我再也不想当这个破英雄,大学也绝对不会去拼命考什么犯罪心理学了。


要是搁在以前,那我死就死了,我一没父母二没亲人,相依为命的姐姐死在了三年前的追踪任务里。


只要在墓碑上刻两句我的丰功伟绩我就很满足了,可现在不行,我好不容易与我暗恋已久的幼驯染在一起,这种久违的幸福生活我还没过够呢,就这么死了,真令人感到可惜。


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我竟然不知道我是因为什么而挂掉的。


喂喂,我金这二十几年的人生里一件坏事没做过,帮人无数,破的案子立下的功也不少,最后不会连眼睛都没闭上吧?


「-2-」

这几个月以来我们重案组里所有人一直没能睡上一个安慰觉,原因是一个全国通缉的犯罪团伙跑到我们管辖的地方了,这个犯罪团伙人数之多、犯罪手法之缜密都令人瞠目结舌。


不然也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这么久。


这次既然来到了我们的地盘儿,我们每个人都很兴奋,毕竟是警察嘛,好事要做坏人要抓法律要维护---这就是我们的本职工作。


讨论了一个多星期,组长丹尼尔弄出一套新抓捕方案,实施方案当天,目标地点空无一人,里面空无一人收拾的干干净净。


看来罪犯们早有准备,这令大家都很垂头丧气,这时候丹尼尔接到一个电话,我到现在还记的他当时的表情,眼睛睁的老大,嘴巴也喂喂张开,头一直在点。


然后他表情严肃的说:“我们这次的行动失败了,原因是计划被提前暴露,上面打探到确切信息,咱们组里有地方派来的……卧底。”


「-3-」

对我来说这个消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我从别人表情上也可以看到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我们组成立4年,人员一直没变过,破案无数,说我们组里地方的卧底,我打死也是不会信的。


丹尼尔看我们全都若有所思,或者说仅仅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若有所思,他破天荒的放了我们所有人半天假。


我本来打算和格瑞去商场里买买衣服吃吃东西再看最近的漫威电影,不过我看他好像有点累(我自己也很累),所以最后还是决定买点熟食回家窝着。


“组长竟然说咱们队里有卧底,格元芳,你怎么看?”我嘴里塞了不少薯片,含糊不清的说。


“……也许吧。”他拍拍我的肚子,我不满的侧过身去:“可是大家在一起公事这么久了,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是卧底啊,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上面情报弄错了?”


“也许吧。”格瑞依旧这么回答,我知道他是在敷衍我。


「-4-」

队里又有了新方案,组长大人讲方案的时候依旧是公开说的,方案也是大家一起讨论出来,丝毫没有避嫌的意思。


我以为他不会再公开方案什么的呢,看来是我想多了,组长果然还是相信我们的啊,毕竟大家都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嘛。


等到大家准备好一切,在目标地点周围形成包围圈,一点一点逼近,冲破他们最后的防备时发现这群狡猾的罪犯又全数逃脱了,连张带字的纸都没留下。


笑容凝固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包括我,看来这是必有内奸无疑了,即使我内心是极其不相信这个事实的。


我忍不住看向格瑞,他好像有点紧张,因为他一直低着头瞅着地面发呆。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我了解他,我知道他一紧张的时候就爱低头看他自己脚尖。


哎,这都是什么破事儿啊?我冲地面呸了一声,叹口气。

「-5-」

来了来了来了,隔离审查,我最烦这个,搞得我们好像是大坏蛋一样,明明前几天还兄弟来兄弟去的呢,现在就要互相猜忌,这种感受真难受。


“金进来。”


听到声音我立刻起身,格瑞排在我后面,他抬起头冲我点点头示意我放宽心态,我回他一个自认为足够灿烂的微笑然后大步流星的走进审问室。


这个房间从来都是我审别人,可从来没有别人审过我。


“别紧张。”丹尼尔坐在我的对面,此时此刻他不再是我的上司,而是审讯我的人,我撇撇嘴。


“你认为……谁会是那个人?”他开门见山,这令我放松了不少,要知道我一紧张起来脑袋就会有点发蒙,躺在床上或者哪的之后就会辗转反侧。


“没有人。”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我绝对相信组里的每一个人,我们在一起公事这么久,我不相信会有人背叛咱们组。”


丹尼尔盯了我很久,我知道他是在观察我的微表情,这是他最常用的小手段,过了一会儿他呼出一口气,点点头。


接着,他说:


“我知道要你说出卧底人选一定很艰难,但你必须做出一个决定,而不是在这搪塞我,你是一名警察,对吗?”


“你要为我们的人民负责,对吗?抛开你的全部私心,做出你认为最正确的判断,我保证为你保密,行吗?”


“……行。”我大脑一片混乱,我明白他是在施加心里压力迫使我,一个名字就在我的嘴边



呼之欲出。

「-6-」

第三次追捕方案,大家还是像原来一样围在一起,一人拿一支白板笔比比划划,只是每个人发呆的次数变多了。


其中发呆次数最多的人就是我。


“金!”,“啊、对不起,我又愣神了。”格瑞摆摆头把笔递给我,我拿着笔走上前在白板上的几个地方圈了圈。


“我认为我们这次应该采取出其不意的办法,这个犯案团伙有着很丰富的反追踪经验,而且他们还有我们这头的……卧底……”


我偷偷用余光瞄了一眼格瑞,然后迅速看向白板继续我的话,讲了半天乌拉乌拉的说了一大堆,在一片掌声中我回到自己的座位。


格瑞给我递了一杯水,我喝了一口,边喝边看向组长,他正和他旁边的人激烈讨论我的方案,看来这次八成是要应用我的方案了,高风险高回报。


没跟任何人说的是,我还留了一点点有关于这个方案的小东西,只跟格瑞他一个人说了,至于为什么跟他说,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打算。


我一定要解开心底的谜团才行,我需要全心全意的信任他。

「-7-」

这一天我记得清清楚楚,我们选择了在白天进行便衣搜查,根据上面给的最新情报,犯罪团伙中的几个人最近来过这个银行附近踩点。


我和格瑞两个人分配到的任务就是在银行斜对面的公用电话亭内观察,这个电话亭是全封闭式。


只有跟我眼睛差不多高的地方有一小块长条形状透明的、用来看外面的地方。


我和格瑞就窝在这个小电话亭里,现在手机普及之后基本就没人来用公共电话亭了,这一点为我们侦查倒是提供了不少方便。


我的眼睛一直在紧紧盯着银行门口,我的左手握着格瑞的左手,握住他的手会给我更多的安全感。


因为无聊,所以每隔几分钟我就会和格瑞聊上一会儿天,聊聊各种闲事儿,例如这次行动结束后晚上去哪吃饭,周末去哪玩电玩,最近的哪个电视节目比较好看。


虽然我嘴巴不停的的张张合合,但眼睛一直很敬业,在我说了半天没有人回应我的时候,我以为格瑞是说累了,他一向不怎么愿意说话。


啊,我大概想起我是怎么死的了。


我叫着格瑞的名字问他怎么了,回过头的那一刻,他的专用警枪正对着我。


“砰---”



“喂?是格瑞同志吗?……对,是我,丹尼尔。其实你大可不必辞职,这次你做的很好,你成功的为我们组铲除了敌方派来潜伏4年已久的卧底,这可是大功……哎,你先别挂电话……喂?喂?”

FIN.

评论(1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