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什么都不会还长得丑的小废物(。)
@鹤璃 向全世界安利她❤

@莫家有子名莫離 我家大蠢蛋,想告诉全世界她很蠢(?)

hp深度中毒者

门牌号:1626639399

蔓莓子瑜

© 蔓莓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Realize your dreams》一发完结,爆甜。

〈初始〉


“这不是,游戏!---也,不是无聊的玩笑---嗷嗷---”


“金,大清早鬼哭狼嚎什么呢!”秋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是两个三明治还有两杯牛奶,这是她为格瑞还有金准备好的早餐。


“姐,我在练习唱歌嘛。”金委屈的撇撇嘴,放下新买的麦克风,摘下耳麦从电脑桌前离开,走到秋旁边伸手就要去够托盘上的三明治,被秋一手挡住。


“先去洗手。”,“知道啦!”金扭头去卫生间,格瑞听见两个人的对话从房间里出来也跟着金去卫生间洗手,秋看见格瑞忍不住跟他说了一嘴:“金这孩子从小就五音不全,还偏偏就想当歌手。”


“由他去吧。”格瑞说这话的时候金刚好从洗手间出来,听见后向格瑞做了个鬼脸,拿起三明治狠狠的咬了一口。


待整个热乎乎的三明治全部进入金的肚子里时,他唆了唆手指尖,把剩下的果酱也舔舐干净:“真羡慕格瑞啊,我要是像格瑞一样有天赋,说不定早就成为大歌星了呢!”


金湛蓝的眼睛里涌出了失落,随即他立刻起身,动作之大差点让格瑞被他三明治里的蛋黄酱给呛到,金回到电脑桌前面带上耳麦,点开之前唱了一半的歌,把进度条拉回最前面。


“这不是,游戏!---也,不是无聊的玩笑------”


他对着歌词唱的专注又卖力,但的确是难听极了,甚至还不如他最开始唱的那一遍呢,几乎每一句都不在原曲的调子上。


好好的一首歌被他唱的支离破碎。


金也曾经在凹凸网站上发布过几首他翻唱的歌曲,无一石沉大海,唯一一首有点反响的歌还是因为实在太难听了,被当成了鬼畜作品。


金不是没有唱歌天赋,是非常非常没有这方面的细胞,从小学唱大合唱能把全班的调带偏从而被刷下去,到高中社团开演唱会被集体起哄。


“难听。”、“跑调”、“没有自知之明”等等标签一直贴在他的脸上,不知为何,他倒是从未放弃过想当歌手的想法。


格瑞一边吃着早餐一边仔细听着金唱歌,最后终于受不了,把手机掏出来戴上耳机,单曲循环一首他最喜欢的钢琴曲。


〈中间〉


“嘿,格瑞,你又躺在椅子上睡着啦。”


金把双手搭在格瑞的肩膀上前后摇晃,格瑞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觉自己果真又坐在椅子上睡觉了。


“椅子很凉,下回去屋里睡嘛。”金笑着坐在格瑞身上伸手去碰他的手机,格瑞向后移动了一点,免得金从椅子上滑下去,格瑞把手机递给金,胳膊还在金的腰间。


金取下格瑞左耳的耳机戴在自己耳朵上:“你怎么还在听这首曲子啊?都快一个月了。”


“我在学。”格瑞按下暂停键,钢琴声戛然而止,金挠挠自己的脑袋,嘴角边的笑容藏都藏不住,拉着格瑞走上楼梯到书房。


书房里面有一架秋为格瑞买的电子钢琴,金学着视频里那些钢琴家的模样,假装弄弄领结,抖抖衣服,坐在黑色的钢琴凳中间。


他的双指快速的在黑白琴键中跳跃着,小脑袋不停的一点一点,美妙的琴音从指缝中流淌出来,金现在所弹奏的正是格瑞刚刚听的那首,歌很好听,金几乎是零失误的弹下了整首琴曲。


格瑞站在他的身后,目光紧紧盯着金来回移动的手指,直至一曲终了。


“好听。你花了多长时间练习?”,“三个晚上。”格瑞猛地沉默了好一会儿,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略有尴尬,金把身体转向格瑞,两条腿来回踢打着地面。


“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嘛,我是想给格瑞你一个惊喜,毕竟你很喜欢这首曲子啊。”


金从钢琴凳上让开地方给格瑞,格瑞坐在钢琴凳上,他把手机放在琴谱架上支着,手机上是他刚搜好的五线谱。


金给他打着拍子,格瑞手指从黑白琴键上滑动,每过几个小节就要弹错几个音符,他顾的了右手就顾不了左手,这种演奏方式让别人观赏起来感觉很滑稽。


到后面,格瑞的拍子已经全部乱掉了,不过他坚持弹完了整首乐谱。


“啪啪啪啪啪啪---”


金双手大力的给格瑞鼓掌,格瑞从凳子上挪开,给金腾出地方,金坐在格瑞的旁边为他纠正他犯下的一些错误。


格瑞打小就喜欢这些黑色的小蝌蚪,可是他双手不协调,单手演奏简答的琴谱还可以,左手一上来就全乱了套,一首乐谱背起来跟文言文一样难,这都一个月了也没练出来什么样子。


“你真是有天赋啊。”格瑞把手覆盖在金的手上,金一愣,然后笑了起来,“还是格瑞比较厉害,格瑞你唱首歌吧,我给你伴奏。”


格瑞点点头:“唱什么?”


金微微歪头思索了一会儿,答道:“童话吧,温柔点的曲子跟钢琴比较搭。”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相信我们会象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温润低沉的声音流转在金的耳边,他的脚忍不住为此打起节拍。


“好听。”


金再次鼓掌,格瑞猜这回是真的为他喝彩。


金把双手交叉放于脑后,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往后靠,钢琴凳是没有椅背的,金眼看就要摔倒地上,格瑞眼疾手快的接住金,伸手勾了一下他的鼻子。


“哎呀,忘了钢琴凳后面是空的了。”金吐吐舌头。


〈后部〉


“你要---相信! 相、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大清早又鬼哭狼嚎什么!烈斩都被你给吓醒了。”秋站在厨房门前叹了口气,说完拿着大勺又回到厨房里继续做饭,香气从还在咕咚咕咚冒泡的鸡蓉蘑菇汤中散发出来。


金立刻噤了声,回头看向烈斩,果不其然,刚刚还趴着睡的好好的烈斩此时此刻已经睁开了眼睛,不满的盯着金。


烈斩是一直虎斑猫,起床气特别大,金连忙摘下耳机把烈斩抱在怀里摸摸它的小脑袋,烈斩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不唱就不唱嘛,这么凶干什么。”金把脸放在烈斩的后背上蹭了蹭,烈斩蹭一下从他怀里蹿出去跑到格瑞脚下,蹭了蹭格瑞的脚背。


“哇---你偏心!”金跑到格瑞身边蹲下,气鼓鼓的敲了好几下烈斩的脑袋。


烈斩伸出一只爪子啪打了金的右脸一下,打完就跑,金在后面追着它玩。


“金的歌简直要成了咱们全家的起床铃了。”


秋摇摇脑袋,格瑞微不可见的点点头,他昨天练琴练到11点半,本想今天睡个懒觉,谁知道金的歌声穿透力这么强,硬生生把他给唱醒了。


“对了,格瑞啊,你们最近怎么都这么卖力气练习?”,“因为我们学校下星期要开演唱会啦!到时候记得捧场!”金听见,立刻插了一嘴。


“这样啊……那你们都表演什么节目?”秋觉得这话自己问了也是白问,果不其然,金回答道:“唱歌呗,保证惊艳四方,这可是我和格瑞一起写的第一首歌。”


“只有惊,没有艳。”秋憋不住笑,把早饭端了出来,金给格瑞和秋还有自己各盛上一碗汤,他把鼻子凑在汤前用力嗅了嗅:“好香啊!姐姐厨艺又长进了。”


“就你嘴甜,慢点吃,练歌不着急。”


金擦擦嘴,又坐在电脑桌前,右手举着麦克风对着麦克风一顿喊叫,格瑞也放下碗筷,嘴里哼着曲调上楼去练习弹琴去了。


也许等开完这次演唱会,他们就会放弃了吧。


秋如是想着。


〈插曲〉


演唱会前,半夜1点,两个人相视无眠。


“不行不行……格瑞,我好紧张啊……如果这次我唱好的话指不定就有机会……”,“别紧张。”


金把厚厚的被子裹在他自己的身上,在床上来回打滚,格瑞一点也不觉得金这种做法会打扰他的休息,因为他和金一样紧张。


说句老实话,就到这个节骨眼,即使练了这么久格瑞也无法保证到了现场他会不出错、他会不手忙脚乱。


“哎,就算到时候我唱的很难听,就像搞笑歌曲一样,但我好歹也拿着麦克风在舞台上面唱过歌了,也算圆了我的歌手梦啦。”


格瑞点点头,搂紧把自己卷成春卷的金,不出所料,明天就应该是他钢琴梦的终点站了。


〈结尾〉


这天来看演唱会的人异常的多,可能是被这所大学中的几位年轻明星而吸引,不少网络娱乐记者扛着摄像机三脚架,早早选好位置站定等待。


气氛比想象中的还要火热,下一个出场的就是金和格瑞。


“格瑞,要上场了。”金穿着一身新的黑色西服,握着拳头,咬着下嘴唇,嘴唇被他咬出了一个小口子,脸色因为紧张而变的有些苍白。


他忍不住去握格瑞的手,却被格瑞冰凉的指尖给惊到:“好凉。”


格瑞没答话,用力回握祝金的手,他的眼神一直在往舞台上正跳街舞的雷狮身上瞅,“我不想在这儿就结束了。”,金踮起脚尖,小声在格瑞耳边说。


格瑞低下头,将金的手放到自己唇边,然后在他的食指指甲处轻吻:“你可是穿着西装。”


在主持人报幕之后格瑞和金走上舞台,舞台正中央赫然是一架钢琴,钢琴的斜右方是麦克风。


不约而同的,金坐在钢琴凳的中央,他抖抖衣服、整理了领结,格瑞越过钢琴将支架上的麦克风取了下来,金的双手在琴键上滑过,只听格瑞开口唱道。


“请允许我实现你的梦想,就像逆风飞行的翅膀……”




“好听!”


观众们再次鼓掌,金猜,这回是真的在为他们喝彩。

Fin.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