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什么都不会还长得丑的小废物(。)
@鹤璃 向全世界安利她❤

@莫家有子名莫離 我家大蠢蛋,想告诉全世界她很蠢(?)

hp深度中毒者

门牌号:1626639399

蔓莓子瑜

© 蔓莓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爱伤症

一发完结,瑞金,甜的。

梗源自于空间一位太太,她说抱梗写文自便我就取来写了,顺便这个爱伤症的题目是我瞎起的。

设定:就是喜欢一个人,身上每天会多出来一条莫名其妙的伤口,一天一条,一开始是小的,后面越来越大,直到那种触目惊心,再后面内脏也会出现伤口。直至最后身心俱疼死得毫无美感可言。针对单恋。治愈的方法是,趁死之前彻底放弃喜欢那个人/杀了那个人,或是让他对你两情相悦互相表白。伤口会停止出现,然后养着就会慢慢愈合。

爱得疼一些吧,才够刻骨铭心。

______

金推着单车慢悠悠的跟在格瑞身后,今天道路两旁的小花刚刚开出待放的花苞,散发出丝丝香气。


金忍不住走的慢了些,格瑞也放慢了脚步以免金离开自己的视野。


粉色的花儿开的格外的好,如果不是金现在实在无暇顾及其他的,那他一定会拿出新买的照相机对准这些小花咔嚓咔嚓照个不停。


金昨天半夜是被疼醒的,本来睡得正香,结果梦到一个蒙脸怪胎用锋利的水果刀把他当成水果,一道一道划出许多口子,于是他就被这个噩梦给吓醒了。


醒了开灯一看,身上竟然真的有两三条类似于被刀给划出来的口子,都不太长不太大也不太深,所以当时金也没太注意,只当自己白天跟别的同学玩闹时不小心刮到哪里才留下的伤口。


到今天晚上放学,金的腿上又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一条伤口,比前面几条还要长一些。


他思考了很久这是否是某个人对他的报复,不过金在班级里面人缘一直不错,应该没有人会厌恶金到非要用刀在他身上划两道口子不可。


金用手机查了查,在某乎上照了自己的伤口并发出了提问,过了没一会儿手机就响了,下面清一色的评论,他这是患了一种名为“爱伤症”的病。


“……爱伤症?”


金的眼睛紧紧盯着屏幕,熟悉他的人能从他正在啃手指甲这个小动作中看出他有多么紧张,金不禁抓了抓头发,本来就有些凌乱的头发现在变得更蓬松了。


爱伤症是最近突发的一种病症,得了这种病的人身上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伤口而且一天比一天长。


医生们暂时解释为,这是由于单恋中的人会产生一种别人体内没有的物质,而恰恰是这种物质刚好可以让“爱伤症”的病菌得以在体内存活。


一旦单恋这种情感消失,体内不再产生这种特殊物质,那爱伤症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让单恋这种情感消失,无非就是移情别恋、这个人死去或者他也喜欢上自己。


“这都是不可能的。”


金嘴中喃喃着这句话,推着单车在格瑞身后走着,脚步越来越慢,格瑞走了一会儿回头一看金不在自己的身后,又调头去找,发现正在原地呆住愣神的金。


“你今天怎么了?”,“没、没怎么啊。”


金立刻回过神来,冲格瑞做了一个狡黠的表情,然后推着骑上单车嘴里还哼着歌,这幅样子很难让别人不相信他真的没有什么事。


要不是格瑞跟金认识了这么多年,实在太过于了解他,想必他也会被金骗过去。


这几天他也不是没有所察觉,金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自己,避免任何肢体接触,就好像格瑞得了不得了的传染病一样,甚至话都说不了几句金就又要去忙其他的事情了。


回到家,金就像这一星期内的其他几天一样,直奔自己的房间然后把房门一锁,格瑞在外面敲门他也装作听不见。


格瑞叹口气,转身去拿金房间的钥匙,当格瑞用备用钥匙打开金房间的门并推门而入的之后,金正在撸起袖子观摩自己的伤口。


格瑞这个举动着实吓了他一大跳,金整个人身体一哆嗦,然后右手迅速把衣袖放下,起身对格瑞说:“你怎么进来啦?”


金撂下袖子的这个小动作被格瑞收在眼底,他抿了抿嘴,把金的袖子重新挽上去,几条已经结痂的伤口待在上面。


“这是怎么弄的?”格瑞蹲在仔细的看了看,伤口不深,但是这么几条并排在一块看着还是令他有些心疼。


“啊……我也不知道啊,大概是在哪不小心碰到的吧。”金摸摸自己的脑袋,蓝色的眼睛中眼神躲避,可惜正在为金低头上药的格瑞并没有看到,不然他一定会在心里偷偷发问,或者直接问出来也不一定。


自这天以后,金跟格瑞说话的频率就更低了,这是以往一直没有过的事情,金一直很依赖格瑞,就算格瑞不跟他说话他也会找点话题主动跟格瑞聊。


现在一时之间没人跟格瑞唠唠叨叨了,他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格瑞本怕金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想拜托凯丽或者紫堂幻替自己问一问缘由,没想到金这几天就一直以感冒发烧的理由不上课,想问都问不到。


只有金知道自己连续几天请假的理由是因为伤口又多出好几道,而且疼的令他害怕。


金倒不是怕伤口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例如剧烈的疼痛,也不是怕自己会因此而死掉,要是那样他大不如选择极端的方式终结这一切。


他仅仅是害怕自己死掉之后就再也见不到格瑞了。


这种卑微的心情果然像是单恋之人能够说出来的话,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正在吃食儿的小鸟,他现在已经无聊到可以盯着窗外的绿色树叶就能看上个一整天。


金加了一个病友群,在QQ面板查的,整个群里全部都是患有爱伤症的病人,白天他偶尔会跟群里面的几个人聊一会儿天,分享一下最近的状况。


最近群里新进来一个同样患有爱伤症的人,不怎么愿意说话,但是加了金好友,也许是因为金在那个群里太活跃了。


这个人问了点有关于爱伤症的问题,金一一为他解答,晚上熄灯睡觉之前,那个人发来消息,问金爱伤症的症状已经到了哪一步了,金想了想,回他一句:“53条,快到内脏了吧。”


发完之后,金同样也问了一句他到什么地步了,那个人直至第二天也没有再回他的话,这令金微微有点替他担心,每次上线都要看看那个人的灰色头像,看他有没有回复自己。


这个人刺激到了金,他开始开始害怕自己可能会挂掉的事实,看到群里面有的人说他们的爱伤症已经痊愈了,金的的确确是有些羡慕的。


“要不然……去跟他明说了吧。”金抱有这样的年头但是没有实践的勇气,直到他疼到下不了床,只能让格瑞把做好的晚饭给自己端进来。


格瑞把做好的热汤面放到金的床头柜上,这些天他还一次没有和金好好的聊一聊。


金探着身子伸出右手想要去拿筷子吃东西,嘴里发出“哎呦------”的急促叫声。


格瑞连忙让金躺好,挽上金的袖子,密密麻麻的伤口排布金原本白皙的手臂上,格瑞倒吸一口冷气,握紧金的手腕。


他没询问,直接掀开了金的衣服,金来不及制止,肚子上同样密密麻麻的伤口让格瑞愣神了半天,然后对金说:“多久了?”


金没回答,低下了头,就像做了什么错事,一言不发,格瑞把他的身体扶正并且在金的后腰处加了个软绵绵的枕头,让金能够更舒服点儿。


就在金眯着眼睛,鼻子一抽一抽时,格瑞把金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袖子上然后撸到了最上面------在格瑞的手臂根部排着十几根就像被刀划了的伤口。


金睁大了眼睛,他从没把眼睛睁的这么圆过,他想说点什么,到了嘴边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心中的阴霾突然一扫而空,金忍不住傻笑起来。


“好好养伤。”格瑞指了指那碗热汤面,撂下这么一句话,转身走了。


FIN.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