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瑜。

QQ门牌号:1626639399

有一种美好是可以永存的。

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靖子瑜

© 靖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恋哭癖》雷卡

复健,写东西时间越来越少,短篇,医生卡。

雷卡真好。

 ----------

“这位患者,如果你真的是钱多到没地方花,那我建议你去脑科做多几次手术,而不是天天来我的心内科晃悠。”

 

“44个字,比昨天多了42个。”

雷狮坐在卡米尔对面的躺椅上,翘起右脚,眼睛一直盯着卡米尔在开药单的手,听到他那带有调侃的语气,卡米尔微微眯起眼睛,这个名叫雷狮的人已经连续两个星期雷打不动的来这里给他添乱了。

 

刚开始雷狮还会装模作样的捂捂胸口呻吟两声,卡米尔也会拿着听诊器在他的胸前随意触碰两下,然后在单子上写一堆毫无用处但价格齐贵的药,到现在雷狮是连样子也不装了,在自己面前一坐就是一下午。

 

卡米尔原本怕雷狮在这会耽误他给其他人看病,于是每天都会想办法轰他走,结果谁知道雷狮痞子性格,无论他怎么软磨硬泡都无动于衷,以至于这几天雷狮就算在对面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灼热的视线令自己再不舒服,卡米尔也索性不去管他了

 

“不都说医生是白衣天使吗?你看我病成这样,怎么都不替我检查检查?现在的医生心都这么狠吗。”

 

“你没病。”

 

“我有。”

 

“......”你还是去脑科吧。卡米尔在心中排腹,在雷狮来的第一天,他和刚才一模一样的郑重其事的对自己说他患了重病,那个时候雷狮的神情之严肃让卡米尔没有丝毫的怀疑,只把他当做普通病人一样看待,只是当他自己拿着听诊器在雷狮身上走了一遭之后,才发现自己被耍了。

 

难道他心脏真的出了问题?只是自己医术太浅未曾发觉?

 

卡米尔第一次对自己的能力产生质疑,他起身把雷狮带到另一侧的黑色病床上,把屏风拉好,雷狮掀开自己胸前的衣服便于卡米尔检查,卡米尔这回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连听诊器的探头都被雷狮的体温给捂热乎了,他才十分确定的再次证明,眼前这个人的的确确的是在耍自己了。

 

明明知道他是在耍自己却还是中了圈套的感觉十分不美好,使卡米尔略感生气,他一直以来都是个感情冷淡的人。

 

就在他起身想走的时候,雷狮突然伸手紧紧握住了卡米尔的手踝,这吓了卡米尔一跳,他立刻吸气并用力推开雷狮,只是他没想到雷狮的力气比自己想象的要大的多,以至于他不得不开口说痛,卡米尔以为只要自己开口,雷狮就会立刻松开,可是他猜错了。

 

雷狮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更加用力,卡米尔感觉自己的手踝都要被他捏碎,他敢保证自己的眼圈一定变得通红,因为他从小对待疼痛就比其他人要敏感,这也是他选择医生这一职业的原因。

 

雷狮凑了过来,离卡米尔越来越近,他的眼睛上下反复打量着卡米尔。最后把视线定在自己的眼睛周围,他呼出的热气就喷洒在卡米尔的脸上,猛地,雷狮用力将自己与卡米尔的位置对调,头砸在床上令卡米尔疼痛难当且感到眩晕,很快,透明的液体充斥了他的双眼,干净的可以透过眼泪看到属于自己的倒影。

 

他放开了卡米尔,卡米尔没有立刻起身移开,他不敢轻举妄动以免雷狮再次做出一些自己难以理解的举动。

 

“好像是这样......又好像不是......”透过雾气,卡米尔看到雷狮喃喃自语的说这些什么,随即,雷狮从他宽厚的羽绒服兜里掏出一个包装袋递给卡米尔,“医生,把你手机号留给我吧。”

 

卡米尔指了指桌面上的立牌,照片下面就是他的手机号,雷狮照着牌子存下之后转身离开,卡米尔大口呼出几口气,确认雷狮走了之后整理了自己的衣领,又回到他的座位上,他带着好奇心打开雷狮给他的包装袋,那里面只躺着一条红色的围巾。

 

上面没有花纹也没有任何装饰,像是他的风格。

 

这时,卡米尔右侧口袋传来一阵震动,他拿起手机看到是一条陌生人发来的短信,他知道那一定是雷狮发的,卡米尔给这串号码先换了个备注,然后再点开信息看内容:

 

------那天我其实是来给别人取药的,只是看见医生你,心脏就突然变得难受,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我也不算骗了你。说来你可能不信,刚才看见你流泪,我的心情竟然得到了平缓,我想我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了,明天我还能继续来这儿报道吗?

 

就算自己拒绝他,他也还是会来吧。

 

卡米尔叹口气,在回复栏把随便二字打了上去,伸手将围巾在自己的脖子上围好,推开门走了。

 

Fin.


评论(8)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