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瑜。

QQ门牌号:1626639399

有一种美好是可以永存的。

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靖子瑜

© 靖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邱居新x蔡居诚(点香阁)

邱居新x蔡居诚

*邱蔡
*点香阁
*昨天开了武当小号走了剧情……从此沉迷邱蔡一发不可收拾……!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干,大概会一直产邱蔡吧!

------
武当山上大家都在一起聚会,连一向不近人情的掌门也带着笑意,邱居新看着其乐融融的众人,不知为何就想到了独在点香阁的蔡居诚。再一转眼,他已到了点香阁的门前。


梁妈妈收了钱便领他到了蔡居诚的房间,邱居新本来是不想进去的,怕蔡居诚会多想、也怕彼此见了面会尴尬。最重要的是,他哪怕是见了蔡居诚的面,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这是……朴师叔给蔡师、居诚的红包,你替我给他便是。”邱居新从口袋中摸索着掏出一个红包递给梁妈妈,谁知梁妈妈竟不肯替他给蔡居诚,转身便走。邱居新连忙伸手欲拦,梁妈妈笑着摆了摆手:“客官既然花了钱,哪有不进去消费的道理?”


邱居新只好敲了敲蔡居诚的房门,见无人应他,用力推门进入。


蔡居诚散着头发躺在床上独自一人饮酒,他既不作声、也不抬头去瞅窗外洁静的月亮、更不管那缕垂入酒杯中的长发,只是自己低头闷声喝酒,一杯接着一杯,喝的两颊泛红,瘫在床榻似乎已经烂醉如泥。


邱居新不想扰了他喝酒的情致,但又不得不把朴师叔的红包给蔡居诚,就在他左右为难之时,蔡居诚已看见他,惊呼一声:“……邱居新?”


邱居新还未来得及应他,只见蔡居诚又低下头,好不委屈的小声说:“怎么可能呢……那个混蛋才不会来看我……”,邱居新立刻走上前,站在蔡居诚的床边,低声道:“是我,邱居新。”


“真的是你吗……”蔡居诚睁大眼睛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着邱居新,因为饮了太多的酒,他担心眼前出现的人是自己臆想的幻觉。


“嗯。”邱居新点点头,他想过蔡居诚独自一人在点香阁的光景,可到如今自己亲眼所见之时,还是心疼的不得了。邱居新转身坐在蔡居诚的床边,一把拉起他的手------这个举动吓了蔡居诚一跳,邱居新用自己从未有过的焦急语气说:“居诚,和我回武当吧。”


听了这句话,蔡居诚的酒一下醒了一半。


他咬着牙甩开了邱居新的手,用手指着他吼道:“你来这就是为了向我炫耀?就是为了来羞辱我的?当初难道不是你们把我赶出来的吗,现在又来我这装好人!滚!”


说不上是因为醉酒还是被邱居新气的,蔡居诚眼尾晕上一片红,邱居新的注意力全被他的眼睛吸引了。


“是你自己心中无道、过于偏激,不然怎么会沦落至此?”

蔡居诚气的浑身颤抖,用力把邱居新推开,将酒壶凑到嘴边把里面余下的酒一饮而尽。


就在邱居新想着怎么把蔡居诚哄回武当的时候,蔡居诚身子突然前倾,一股特有的酒香弥漫开来,邱居新来不及回避,蔡居诚已吻了下来,甚至还将刚才喝下的酒全部渡到自己口中,点香阁的酒说不上烈,可邱居新还是始料未及的呛到了。


“你……”


“我沦落至此?沦落什么,青楼小倌吗?那好,即使我蔡居诚天天在这青楼与他人夜夜笙歌,以此还债,也绝不要你们这些伪君子的任何怜悯。”


一时之间邱居新不知该说什么好,他知道无论他说什么,蔡居诚都只会认为他是在羞辱他。他的唇上还残留着蔡居诚的温度,邱居新忍不住伸手触碰了一下,刚才的感觉实在令人留恋。


蔡居诚已闭上双眼背过身去执意不再理他,邱居新叹了口气,将朴师叔的红包塞在蔡居诚的枕边,留下一句:“要不要随你。”


然后转身离去。

评论(2)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