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瑜。

QQ门牌号:1626639399

有一种美好是可以永存的。

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靖子瑜

© 靖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邱居新x蔡居诚(为什么蔡师兄被赶出武当)

邱居新x蔡居诚(为什么蔡师兄被赶出武当)

*邱蔡
*避雷:篡改武当历史+cp滤镜一百八,不能接受篡改武当历史的可以直接退了。
*这篇文也是我的一个脑洞,写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不接受任何撕逼言论。其他的话都在文后,能接受的可以往下滑开始吃粮了。

------
蔡居诚从床上惊醒。


脑袋撞在床头,痛的他龇牙咧嘴。蔡居诚坐在床边,一阵心悸,伸手捂住胸口,他已许多年没做过令他惊醒的噩梦了。蔡居诚不由得抓紧被褥,冷汗令他身着的单衣变得濡湿,------他梦见邱居新死了。


前几天他随邱居新下山,偶然遇到一位白胡子的算命老人,老人打量了几眼蔡居诚,眉头紧皱,几步走过来对他低声道:“你劫数将至,仅情缘可解。”,当时蔡居诚并无不顺心的事,自然不信。


没想到,今晚竟做了这个梦。莫非……那老人说的是真的?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蔡居诚便立刻起身,急匆匆的去敲邱居新的房门。


邱居新睡的比一般人要浅,听见敲门声就醒了,看见是蔡居诚,以为有要紧事,连忙让他进屋。不曾想蔡居诚进屋后便紧盯着邱居新的脸,一言不发。


邱居新不明白蔡居诚深夜找他却不作声是为何,便道:“蔡师兄找我所为何事?”,蔡居诚被那个噩梦搅的心乱如麻,心想可能是自己最近练功甚累才导致噩梦的出现,又怕那白胡子老人说的是真的。


------“你劫数将至,仅情缘可解。”,蔡居诚脑海中又冒出这句话,这句话充斥着他整个脑内。邱居新见蔡居诚短时间内表情变化多端,刚想再度开口,蔡居诚就哑着嗓子握住了他的手:“邱居新,我做了一个噩梦。”


原来是做噩梦害怕了才来找自己吗?


邱居新深呼出一口气,为偶然看见蔡居诚的这一面暗自欢喜,小心翼翼的拍拍蔡居诚的肩膀以示安慰。“那蔡师兄今晚不如就与我同睡。”,蔡居诚还在犹豫要不要以实情相告,听了这句话,吓了一跳,继而点了点头。


邱居新点了一盏油灯放在床头,把枕头推到床榻中间,他俩各占一边,过了一会儿,邱居新发现蔡居诚似乎并无睡意。“……师兄,你还在害怕吗?噩梦不过是一个梦,醒来便消散了。”


蔡居诚摇摇头,他与邱居新此时此刻的距离令他头晕,他心脏跳动的厉害。蔡居诚不知道老人说的劫数和情缘是什么意思,他不敢与邱居新对视,怕被邱居新察觉自己当下心中的那点小心思。


不如……现在就与他道明吧……


“邱居新。”,“嗯?”邱居新不解,蔡居诚已翻了个身双臂支在邱居新头两侧,透过微弱的橘色灯光,邱居新刚好能看到蔡居诚略有泛红的脸颊和那朗眉星目,邱居新的心脏也不由得加速跳动。


蔡居诚想说点什么,可他搜肠刮肚也未找出可以与男子倾诉衷肠的词句,但他知道他不该浪费掉这次的机会。所以他手臂弯曲,把自己的嘴唇贴在邱居新的嘴角,闭上眼睛。


邱居新心中惊讶不已,喜悦之情甚于言表,他立刻迎合蔡居诚的动作舔了舔蔡居诚的嘴唇,在蔡居诚口微张时长驱直入,与蔡居诚的舌缠在一起,互换津液。邱居新起身,一只手搂住蔡居诚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男童的喊声:“邱师兄,朴师叔叫你去……啊!蔡师兄!”------那是小棠的声音!


蔡居诚吓得连忙推开邱居新,牙齿差点咬在自己的舌头上。他知道一旦这种事情被武当山的人知道了,他与邱居新两个人都不会有任何好下场。


情急之下,蔡居诚慌乱了手脚不知如何遮掩。他故意面露狠色,将全部内力凝于右手食指和中指指尖,直逼邱居新喉咙处,那里已划出一道略深的血痕,再用一丝力气,邱居新必死无疑。


小棠吓得目瞪口呆,直大声囔囔:“快来人帮忙!蔡居诚杀人了!”,邱居新睁大眼睛,身体发颤,这才明白蔡居诚为何今日突然来他房里示好,甚至还与他如此亲近。
原来是早有预谋,怕自己与他争夺掌门之位想趁机杀人灭口,亏他还以为蔡居诚是得知自己的心意才来……


邱居新垂下眼帘,凝聚内力于掌心一掌直击蔡居诚胸口,蔡居诚躲闪不及跌地,手捂胸口不住咳嗽。
朴师叔与众多武当弟子闻声前来,朴师叔见这场面便知小棠说的是真话,一时怒气填胸,上前扇了蔡居诚一巴掌,蔡居诚嘴角立刻逸血,抬头怒瞪朴师叔。


“你、你这个叛徒!”


蔡居诚只觉一阵头晕目眩,恍惚之中他想起白胡子老人说的最后那句话。
------“你劫数将至,仅情缘可解。”
------“可你未有情缘。”

Fin.

这是我一直想写的东西……今天终于写出来给大家分享了,不要吝啬关注,拜托啦!

评论(15)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