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瑜。

QQ门牌号:1626639399

有一种美好是可以永存的。

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靖子瑜

© 靖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捡到一只暗香后(少林x暗香)

捡到一只暗香后(少林x暗香)
*少暗(男弟子)
*he,无虐甜文。
*很酷不起名,就叫少林和暗香。

------
少林照常去后山练功。


他对于练功这方面一直很有毅力,出门前天刚刚亮,准备回房间时月亮已挂上枝头,少林把练功当做吃饭喝水一样存在,既不觉得无聊也不会觉得心烦。


就在他走在以往下山的小路时,树林里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哭声,起初少林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继续往下走。
但哭声却一直断断续续的传进他耳朵,而且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细微,一想到自己的这个过失可能会牵扯到一条人命,少林便不得不动身去树林里寻找哭声的来源。


他练功的地点通常是固定的,树林里他也并不是很熟悉,只能挨个地方都搜查一遍。突然,在一棵并不粗壮的松树后面传来几声呜咽,像蚊子一样轻微,少林立刻俯身去看,一脚踩到那人的衣角,险些摔倒。


就着昏暗的月光,少林看到一个小孩倒在草丛,身上穿的衣服全是破洞和口子,脸上带着褐色的结块,是血干后的样子。少林怕牵动他的伤口,小心翼翼的把人拦腰抱起,一步一步慢悠悠的走回了房间。


少林把孩子放到自己床上,有了灯光照明他才看清这孩子的长相。瞅这样子大概也就比自己新来的师弟小上一点,可他身上不是刀伤就是青痕,衣服也是破破烂烂,黑色的辫子里还夹着枯草,不知道是谁这么残忍,竟对这样一个孩子下此毒手。


少林摇了摇头,把一个大木桶拖到床边,热气从桶中升起。


他挽起袖子手拿一块白布沾着热水,把孩子脸上、身上的污血全部擦干净,擦干净之后少林才发现,他救下的这个孩子长得眉清目秀。这么一看,他便更加心疼起这个孩子,可怜他空有一副好皮囊,却没有那份福气。


他还没来得及把孩子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换掉,孩子已经睁开眼睛,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少林大喜,连忙递给他一杯茶水,不料孩子非但没接,反而还用怀疑和恐惧的眼神上下反复打量少林,整个身体都向后缩。


孩子的身体还带着伤,这么一缩牵动了伤口,忍不住“嘶---”一声,少林立刻拍拍孩子的肩膀安慰他:“别担心,我不会害你的。”


可能是少林一副好人的长相太具有说服力,这短短九个字竟真的让孩子放下了戒备的心理。


孩子刚想伸手去接茶,少林没递给他,一只手扶住孩子的头免得他喝水呛到,另一只手端着茶杯慢慢喂水给他。


孩子喝的很急,少林这才想到他应该还未曾进食,从桌子拿了几块剩下的点心给他,孩子看到点心愣了一下,随即接过来狼吞虎咽的塞进肚子里。


点心渣掉了一床,少林帮忙把这些渣子扑落到地上,吃着吃着,孩子竟然眼眶通红,泪水滴在点心上,少林心想孩子怕是许久未曾吃过饱饭,心下一软。


伸手揉了揉孩子的头顶,柔声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孩子不语,只埋头吃他的点心,待这些点心全部被消灭之后他才用沙哑的嗓音道:“……暗、暗香。”


“暗香……”少林重复念了几遍,免得自己一不小心忘了暗香叫什么,暗香年龄不大却经历如此遭遇,少林虽与他不熟,却不想因为这生活上的点滴小事再让暗香伤心。


“小暗,这些天你就先在我这里住下吧,免得其他人再来找你麻烦。”听到小暗这个略带宠溺的称呼,暗香垂下眼帘,立刻把头扭过去面向墙,明明是病恹恹的声音中掺杂着一点别捏的成分:“我师姐说过,但凡看过我全脸的人就要对我负责……你既然看了我的全脸,自然要把我留在你这里。”


听到这句话,少林忍不住轻笑,把被子给暗香往上挪了一些:“好,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对你负责。”


Tbc.

评论(6)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