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瑜。

QQ门牌号:1626639399

有一种美好是可以永存的。

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靖子瑜

© 靖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谁杀死了我姐姐?

【瑞金】谁杀死了我姐姐?

 

 

*推理类同人短篇

*全篇无任何血腥描写

*CP瑞金

 

 

所有人都围在门前,脸色苍白。

没有人敢上前一探究竟,大家屏住呼吸把目光抛向房间内,直至金一脸不可置信、摇摇晃晃的走进房间里,半跪在已死的女人冰冷的尸体旁边。

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金捂住脸痛哭出声,泪水从他的指缝中渗出,在袖子口留下一摊水渍。

 

“......姐姐?!”

 

 

【一】

 

秋实在说不上是一个命好的女人,自小父母双亡的她独自带着弟弟生活,后来又因为金不退让的态度收养了同样父母双亡无家可归的格瑞,即使格瑞也在打工贴补家用,弟弟高昂的学费还是让她累得抬不起头。

 

她在一家中药铺打工,金和格瑞每周日也会来中药铺替姐姐分担繁重的工作,这个假期,秋不知是不是一直太过于疲惫的缘故,竟带着金和格瑞到autu市旅游,还花大价钱住进了这个旅游别墅里。

 

秋性格很阳光,在旅馆和其他人相处的很不错,尤其是和对面房间里住的那对双胞胎姐弟,名为艾比的双胞胎姐姐经常和秋一起长谈。

 

今早,艾比像往常一样敲响秋房间的门,提醒她出来与自己共进早餐。

 

无论艾比怎样敲,房间内都无人应声,艾比只好私自去按门把手,门除了发出“咣当咣当”的响声之外纹丝不动,看来是被秋锁住了。

 

以前艾比只要稍微敲两下门,秋就会把房间门打开让艾比进来,可今天不是,一时之间艾比有些慌了手脚,站在门口等待着。

 

她的弟弟埃米起床后揉着眼睛走到走廊,一眼便看到姐姐站在秋的房间前,咬着嘴唇,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埃米拍了她的肩,艾比吓了一跳,转头看见是埃米之后才放下心来。

 

“老姐,你怎么傻站在这里?秋姐姐还没睡醒吗?”

 

“我也不知道,无论我怎么敲门,房间里都没有人回应我。”

 

埃米挠挠耳朵,他心下觉得是秋还在睡梦中的缘故,但是转念一想秋也并不是个贪睡的人,他也略紧张起来:“我们还是去找丹尼尔吧,他是这栋别墅的主人,有所有房间的钥匙。”艾比点了点头。

 

埃米拽着艾比的袖子一路小跑,敲响了丹尼尔房间的门。

 

丹尼尔很快就开门了,看见愁容的双胞胎姐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发生什么事了吗?”丹尼尔倚着门框,直视艾比,艾比也觉得仅仅因为---“没开门”便担心起他人性命的自己有些可笑,于是她双手置于胸前、吞吞吐吐的道:“很抱歉来打扰您,但是秋今天的房间一直是紧锁的,无论我如何敲门,房间内都没有任何声音来回应我,所以我有些担心,只好管您来借用一下钥匙。”

 

“是吗?那你稍等一下,我立刻就去取钥匙。”

 

丹尼尔听完表情并无什么变化,扭头去房间内寻找钥匙,大约过了有一两分钟后,他拿着钥匙再次站在门口,带着这对双胞胎向秋房间的方向走过去。

 

丹尼尔是个有责任心、且为人友善的主人,即使他也觉得仅仅因为没开门便来向主人需要钥匙、私自打开其他客人房门的行为有些小孩子气,但是他还是因为艾比的请求照做了。

 

他对着灯光找到秋房间的备用钥匙,“咔哒”一声把门打开,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他的呼吸几乎停滞了。

 

秋就倒在距离房门半米远的地方,头上的血流了一地,现在都已经干涸成褐色的血污凝固在地板上,她的手里还握着一个棒球棒,顶端同样留有褐色的血渍,丹尼尔猜测这个棒球棒可能就是导致秋丧命的凶器。

 

这个别墅颇受旅客们欢迎的其中一点就是因为在这栋别墅旁边建立有一个小小的棒球场可供旅客畅玩,秋和她的弟弟都很喜欢这项运动,或者说这栋别墅里的所有旅客们,都不讨厌棒球,他们经常约在棒球场一起打球。

 

看着丹尼尔震惊的样子,埃米知道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他向前凑了过来,往房间里一扫,两只眼睛瞬间瞪得溜圆,口水差点把他自己呛到,艾比看到弟弟的这副表情,快要急的跺脚,刚想把头探过来,埃米连忙伸手捂住艾比的眼睛。

 

“不要捂住我的眼睛。”艾比皱着眉一把推开埃米的手,把目光投进房间内,房间内的场景几乎令她窒息。

 

那个外表好看性格温柔、经常与自己畅谈的女人秋此时此刻竟然满头是血的倒在了她自己的房间内,最令人惊讶的是,秋房间内的窗户竟然也是锁着的。

 

这栋别墅的窗户有着很特别的地方,那就是别墅内所有的房间窗户都是带着一把锁头的,这令开窗关窗这件小事变得极其不方便,许多旅客曾一度抱怨这个不符合常规的设计,但丹尼尔始终没有把这些锁头拿掉。

 

“......我去把金和格瑞叫来,你们俩先在这里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入房间。”

 

即使处于震惊之中,丹尼尔仍然没有乱了手脚,他刚想着去把金和格瑞叫来,已经吃完早餐准备回房间休息的金和格瑞,看见他们围在姐姐秋的房门前。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大家都围在我姐姐的门前?”金不解的扭头在格瑞耳边说着,眼神透露出迷惑,格瑞摇了摇头,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瞄到金身影的艾比急忙挡在房门前,在之前和秋的聊天中,她知道这对姐弟的感情有多么好,她实在不想看见金悲痛欲绝的表情,但是她又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

 

艾比泛红的眼眶和埃米捂着肚子一副恶心的模样令金有不好的预感,丹尼尔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全然没了和蔼亲切的样子,他拍了拍的金的肩膀。

 

可以看出,丹尼尔也有着跟艾比相同的顾虑,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

 

“进来看看吧,孩子。”

 

金的微笑凝固在脸上,只是还没等金进到房间里,格瑞先大步走到房间口,只是望了一眼,他便惊讶的无话可说。

 

格瑞一直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现在金敢十分肯定地说,格瑞的表情僵住了,他的呼吸也变得更加急促,变得毫无节奏的急促。他与秋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秋收养了他,为他提供居住的地方,并且让他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尤其是金的。------仅仅这一点,便足以令格瑞感恩戴德。

 

“究竟发生什么了?”金撞了一下格瑞,格瑞连忙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他实在是不敢让金面对这种事情,但是金把他的手拿了下来。

 

这个时间段,各个房间里的旅客也都出来活动了,看到他们都神情紧张的围在秋的房门前,有些旅客也按耐不住好奇心围了过来,艾比和埃米只好让开、走到一边,金就看了一眼房间内部,便浑身颤抖。

 

金一脸不可置信、摇摇晃晃的走进房间里,半跪在已死的女人冰冷的尸体旁边。

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金捂住脸痛哭出声,泪水从他的指缝中渗出,在袖子口留下一摊水渍。

 

------“......姐姐?!”

然后,他就跪在秋的身旁嚎啕大哭起来。

 

金一向带着他特有的笑容,他身上阳光开朗的性格和他姐姐非常相似,家庭的环境让金敏感又隐忍,格瑞鲜少见到金悲伤的表情,像这样毫无掩饰的嚎啕大哭,格瑞更是第一次见,悲痛和心疼的情感交织,格瑞的眼角也忍不住泛红。

 

格瑞上前搂住金的肩膀,一下又一下的抚摸金的后背。

 

金很喜欢格瑞用这个动作安慰他,从小就是。每一次只要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格瑞察觉后都会抚摸金的后背,只要格瑞这么做,金就会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暂且放下。

 

但这一次似乎不管用了。

 

格瑞本想再说点什么安慰金,他刚一歪头,便看见秋的尸体下撒着许些白色粉末,他把金扶到门口,声音低沉的可怕。

 

“报警。”格瑞说。

 

Tbc.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