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瑜。

QQ门牌号:1626639399

有一种美好是可以永存的。

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靖子瑜

© 靖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是谁杀死了我姐姐?(二) 

前篇:  (一)

 

*推理类同人短篇

*大家也可以来猜猜凶手

*全篇无任何血腥描写

*CP瑞金

*警察安

 

【二】

 

警察到达的速度比想象中的还要快些,他带着两位双胞胎助手以最快的速度检查了一遍现场,并且采集了棒球棒上的指纹以及地上的白色粉末拿去调查。

 

过了一个小时,安迷修带着调查结果去了大厅,现在除了那位雷狮先生以及他的朋友,其他所有的旅客都在大厅聚集。

 

“棒球棒上只有死者一个人的指纹,死因是头部受到重击后颅内大量出血,那位双胞胎中的姐姐......是叫艾比没错吧?据她所言,当时房间门和窗户都是紧闭的,所以目前来看死者自杀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金早已止住了眼泪,小声呜咽着,看见安迷修走了过来他立刻起身,因为起的太快差点被地毯绊倒而摔倒,好在格瑞及时扶住了他。

 

“这不可能!”

 

金几乎是吼出来的,艾比甚至被金咬牙切齿的表情吓住了,略带担心的走上前拍了拍金的背,下一秒,金的表情变得失落又凝重:“姐姐是什么样的性格我最清楚了,她是我见过的最乐观向上的人,从来没有任何困难可以打到她,这样的姐姐、这样的姐姐怎么可能会做出自杀的举动呢!”

 

安迷修此时此刻还是将自杀的可能性排到了第一位,但是他身为刑警,非常能够理解不相信至亲会自杀的家属。所以他把自己的语气放的更加温柔,不像是警察,倒像是一位邻家大哥哥一样的出声安慰。

 

“是这样吗?我们在死者身下发现了白色粉末,经过检验发现那是砒霜。目前为止还不能解释砒霜出现在死者身下的原因,所以你也不必太心急,我们也不会太果断。”

 

“砒霜?”艾比与格瑞同时发问,安迷修点了点头。

 

“啊!我想起来了,秋一直随身携带着个白色瓶子,那里面不会就是装的砒霜吧?”艾比有点紧张的瞅着安迷修得眼睛说,现在的她并不敢与金有什么眼神互动,但是她也非常想找出杀害秋的人,哪怕秋真的是自杀,她也想尽力找出原因。

 

听到白色瓶子,一直发呆的金眼神突然恢复神采。

 

“不是的,那个白色瓶子里面装的是钙片。因为我曾经说过想要长得比格瑞还高这样的蠢话,从那以后姐姐就买了钙片,每天都会让我吃。”

 

听到这儿艾比松了口气,她的的确确见过秋把这个瓶子递给金过,就在金说这句话之前她还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吓到,现在解决了这个问题,她可放心多了。

 

“会不会是有人为了砒霜而杀害了秋?”

 

在一旁沉默已久的埃米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金听了点点头,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说不定就是这样!有人发现了姐姐带了砒霜,想要偷走但是被姐姐发现了,所以就把姐姐杀害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安迷修对于这句猜想没表示什么,眼神一直在地面游离:“金,你姐姐为什么会带砒霜来?”

 

“......啊?”金愣在那里,说实话,他一直没有想过姐姐为什么要在旅游的时候把砒霜这种致命的毒药带来旅馆,现在警察突然询问这个问题,他不由得沉默了一会,继而支支吾吾的小声回答。

 

“我姐姐在药馆工作,说不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

 

警察显然并不接受这个说法,但是他没有再多说什么,一方面是不好说什么刺激死者家属的话,另一方面是他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什么反驳金这句回答的话,只是凭借着自己这么多年的办案经验,直觉告诉自己,秋带砒霜一定是有什么特殊原因。

 

而这个原因很有可能会成为这个案件的关键所在。

 

安迷修拍了拍金的肩膀,示意他现在可以去休息了,金一转身,发现格瑞竟然不在自己的身边。放在以前,这根本没有什么,但现在金因为姐姐的突然离世变得神经紧绷,一点点小事都会让他变得焦虑,所以他现在感到有些头晕。

 

好在这个时候格瑞从走廊回到了大厅,金几乎是扑了过来,看他紧张的神情,格瑞摸了摸他的头,可能是心理作用所致,格瑞觉得金的头发都没有以前那样柔软了:“不好意思,我刚才去了一趟洗手间。”

 

警察的助手跟在格瑞的后面出来了,他手里是一个袋子,袋子里面装着拿去检验指纹的棒球棒。

 

助手把袋子递给安迷修的一瞬间,金睁大眼睛,惊呼出声:“这好像是我的棒球棒!”这句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安迷修立刻又把这个袋子递给金让他近距离观察,棒球棒上面的血迹还在那里,金知道那是姐姐的。

 

一时之间他的鼻子又有些发酸,但是他现在已经哭不出来了,他仔细端详着棒球棒,即使有着大片血污他也能认得出来这是属于他的棒球棒,那是他听说别墅后面有棒球场后特意缠着姐姐买的新棒球棒,那家店里唯一得橙色的棒球棒,上面还有黑色小星星的图案点缀。

 

那个时候金觉得这个棒球棒好看极了,怎么也没想到那竟然会成为杀死秋的凶器。

 

他的声音变得极细极轻,以前他小声说话说话的时候,声音就像轻盈的蝴蝶在舞动翅膀,而现在就连格瑞听到后都不能用这样的比喻来形容,金现在的语气实在像是已经病入膏肓的人了。

 

“我敢确定......这就是我的棒球棒,它怎么会在我姐姐那里出现?”

 

“你昨天是否把棒球棒落到你姐姐的房间里了?”

 

金努力思考着昨天发生的事,这种小事情他一般都记不太清楚,他隐隐约约的记得睡觉之前他还看到了棒球棒的影子,但警察用如此严肃的语气一问,他又怀疑起自己来,他怕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耽误了破案的进程。

 

“我大概记得是没有落在姐姐那的,但我真的记不太清了,昨天打完棒球后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你确定?”

 

安迷修在问问题的时候一般都会用一个小笔记本记录一下,回去再慢慢进行整合。

眼看着安迷修正准备记录,金愈发紧张,他越想脑子越乱,此刻只能用混沌来形容,脑袋疼的都要炸掉了,他腿软的几乎靠在格瑞身上。

 

“你应该休息了。”格瑞捂住了金的眼睛,扶着他转身走回金的房间,安迷修本来还想继续问几个关于昨天他们去打棒球的事情,现在只能不了了之,他也知道金快到要精神极限了,从自己到达这个大厅开始,金的身体就一直在抖,安迷修不打算继续逼问他。

 

现在已知的线索太少,根本不足以说明任何问题。

 

如果单单从紧闭的门窗来看,秋自杀的可能性是最大的,但如果是自杀,那砒霜的问题就很难说通。如果从棒球棒来看,金既然说那是自己的东西,而他又没有将其落在死者的房间,所以凶手很有可能是金亲近的人,但为什么选择用棒球棒作案的原因还不得知。从砒霜来看,也有可能是他们猜测的那样,凶手为了某种目的偷窃不得被迫杀人灭口,如果真是那样,那四位夜晚总是外出的旅客的嫌疑就很大了。

 

安迷修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转身离开。

 

 

【妈呀!我刚才没打tag就发了,还好我突然醒悟。】

 

评论(1)
热度(18)